《罪人的控诉》:转型正义的每一小步

深夜电影 (21) 2021-01-09 10:00:07

《罪人的控诉》:转型正义的每一小步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罪人的控诉》上映时错过了电影,幸好年底的「欧洲影展」给了我机会补上。欧洲影展由欧洲经贸办事处以及杰德影音共同举办,从17个欧洲国家各挑一部电影参展。影展放映期间为2020年11月26日至2021年的1月31日止。每一部片都可以免费入场观赏,喜欢欧洲电影的朋友们可以参考片单,挑几部电影看喔!

2001年,MMF总裁汉斯迈尔遭一名义大利男子法比奇枪杀身亡。律师莱恩年幼时曾受过汉斯迈尔的照顾,当他受命接下法比奇的公设辩护律师一职时,情感上想要推辞工作,理智面又希望能善尽律师之责,查明法比奇冷血杀害汉斯迈尔的背后真相...

改编自 Ferdinand von Schirach 同名小说的《罪人的控诉》,剧中提及两个故事。一是苹果的故事,男孩偷取杂货店的苹果,犯下盗窃罪,理当受罚,但如果男孩出身贫苦,飢饿多日才下手偷苹果,是否能对轻判他犯下的罪行?第二个故事是魔鬼跟律师打交道,魔鬼表示,只要律师交出灵魂(包括自己和父母和五个身边好友),未来就能在职场上不嚐败绩,如果你是律师,你会答应魔鬼的要求吗?

(底下有关键剧情,请斟酌阅读)

两个故事都跟电影的内容息息相关,第一个故事用来探讨「罪行」,法比奇以私刑杀害汉斯迈尔,法律上有罪责,但汉斯迈尔在二战期间杀害无辜平民却没有受到法律制裁,难道合理?另外,仇恨是否能作为杀人的理由?私刑是可以被接受的吗?战争期间的杀人罪行可以跟和平时期相比拟吗?如果法律无法伸张正义,受害者家属又该如何讨回公道?《罪人的控诉》藉一桩凶杀案来谈转型正义的重要性,转型正义并非只要赔钱了事,而是国家(以及人民)必须正视过往犯下的错,并在法律上做出解释,给予受害家属走出伤痛的机会。

汉斯迈尔在战争期间为「惩罚」反抗军(两名德国士兵被杀),以一命抵十命为由,屠杀20位平民百姓以达到目的。1968年,德国通过「行政犯罪法施行」,将战时的杀人行为解释为「过失杀人」,由于过失杀人罪的追诉期只有20年时限,使得不少纳粹军官得以逃过法律制裁。电影里担任汉斯迈尔家属律师的马汀格教授,年轻时曾参与过这起法案的推动。

罪人的控诉》最动人的论述,不在批判法案的背后推动者,而是透过莱恩律师的诘问,去重新思考该项条文的合理性(转型正义不会是一下子到位,而是不断地修正与检讨)。当马汀格教授终于承认「行政犯罪法施行」确实需要被检讨与改进(影片中一名二战德军翻译在战后被处以死刑,而下达命令的军官却能逃过制裁,说明法律的缺陷与双重标准),转型正义才往前跨了一小步,而这一小步,是受害家属等待半世纪才得到的结果。

「你知道你的一语不发,带给亲属多大的痛苦?」

《罪人的控诉》的第二个故事在讨论「人性的脆弱」,战时的恶行可以用无奈来包容,战后的检讨,是否也能如法泡製?汉斯迈尔的孙女约汉娜在得知爷爷年轻时的暴行时,选择噤声,是为了维持爷爷的名声,或是害怕背负纳粹家属的恶名?另外,莱恩在电影里也处于敏感的位置,一边是对他有恩的汉斯迈尔,一边是犯下杀人罪的法比奇,情感上他无法否认汉斯迈尔在自己父亲缺席多年的日子里,帮助他走上律师一途,但在专业上又无法忽视汉斯迈尔年轻时犯下的恶行,才是埋下他多年后死于法比奇枪下的主因。

莱恩碍于自身与汉斯迈尔的关係,一度希望由他人接手这起案件(某种程度上,莱恩也「害怕」自己会被批评忘恩负义,而不敢接近真相),然而,马汀格教授一句话:「做律师要有律师的样子。」改变了莱恩的想法。注意到了吗,莱恩其实是在汉斯迈尔和马汀格的教育下长大,他不但达成汉斯迈尔对他的「期待」也成为马汀格口中称职律师该有的模样。

好人与坏人无法被轻易区分,人性多样也多变,法律面对人与事,本来就不该态度鬆懈,而是必须严谨,才可能在复杂的是非关係中,找到可以被接受(但也未必完美)的结果。

最后,《罪人的控诉》选择土耳其裔的莱恩担任主角是个有意思的设定,莱恩的出身并不优渥,社会地位上不是传统「上流阶级」,因此,当莱恩和约汉娜发生争执时,他的身份会成为被攻击的目标。或许是阶级较为弱势,使得莱恩在面对法比奇时,多了一点点的同理心。也正是这样的同理心,才让法比奇埋藏在内心超过半世纪之久的悲痛得以被世人听见。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