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结束这一切》:身而为人......(补充:小说与电影)

深夜电影 (28) 2021-02-21 10:00:08

《我想结束这一切》:身而为人......(补充:小说与电影)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我想结束这一切,这念头一旦来了便不肯走,它挥不去驱不走,盘据重要位置,我几乎束手无策,相信我吧,它萦绕不去,无论我喜不喜欢,它都在那里,无论我吃饭还是睡觉,它都在那里,我睡觉时它在那里,我醒来时它在那里,它一直在那里,由始至终,我没有花太多时间思考它,这念头是新的,但同时又觉得陈旧,它是从何时开始?要是这念头不是由我想出来,而是未成形前就已植入我的脑袋?一个为宣之于口的念头是否了无新意?或许我一直都是知道的,或许它永远都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的。杰克曾说:有时候想法比行动,更接近真相和现实。你什么也可以说,什么也可以做,但你的想法不能造假。」

露西跟着交往六周的男友杰克去拜访他的父母,露西打算在这次会面结束后提出分手。那一天,外头下著大雪,露西只想赶快结束餐会好返回城市住处,但总有些事情拖延著,让他们走不开身......

觉得《天能》很复杂烧脑或是觉得《天能》根本没什么?欢迎挑战看看 Charlie Kaufman 导演改编自 Iain Reid 小说的新片《我想结束这一切》!老实说,电影播完,我脑袋空空又充满想像。空空的是我真心不懂电影在演什么,是梦、是回忆、是真实、是虚假?我分不清楚。

然而,电影却又带给我无限想像。我们仿佛走进人的心灵世界(更加狂野神秘诡异的《王牌冤家》),去剖析记忆的错乱(记忆没有时间顺序,青春与年老就在一个转场间实现)、剖析家庭之于人的关系(母亲对儿子的溺爱、儿子对原生家庭的恨意、父亲对妻子性格改变的感慨等)、剖析社会对于不同阶级者的暴力与歧视、剖析爱情的控制和占有欲、剖析人的自卑以及媒体喂养下的群众对于「生活」的想像变得单一而扁平,把人生想像成一部励志又完美的电影而无法自拔等等。

「书中有篇散文提到电视,漂亮的人比较具有吸引力...相比不漂亮的人,漂亮的人比较...赏心悦目。但当我们谈及电视,大量的观众人数,加上影像与偷窥之间的内心交流,成了一个循环,既增加了美丽影像的吸引力,也侵蚀了我们身为观众面对别人目光时的安全感。散文是这样说的。」
「这...真有趣。」
「他是自杀的。」
「对,我想我知道。」
「对,大家都知道。连对大卫福士特华莱士毫无认识,从未读过他作品的人,也知道他是自杀的,自杀成了新闻,有如神话或警世故事,令人反感。我认为我们已经不知道怎么当人了,」
「谁不知道?」
「我们的社会、文化、民族,不管是什么,我们任何一个人。」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我想结束这一切》的虚实之间没有界线,它是过去、现在、未来,它是真实也是想像,它是苦涩的爱情故事混杂血腥与焦虑的恐怖爱情故事(电影会让我想起《不存在的房间》,杰克父母家的地下室太太太太有想像空间,绑架、囚禁、虐杀、共犯?!),它是杰克与露西的爱情故事,是杰克父母的人生故事,也是校园工友单一个人想像出来的故事。《我想结束这一切》的主题很广大,却又可以限缩到一个最小的单位,一个人,一场梦,一个或许已经消失或者从未存在的事件。

《我想结束这一切》看得我一头雾水,但我无法讨厌它。观赏这部电影就像走在一团迷雾中,四周风景看不真切,但偶尔迷雾会散去,露出一隅绝美风景(片段),瞬间攫住我的注意力,令我为之赞叹。我清楚明白自己日后肯定会重看这部电影,不只是因为我想搞懂(试图理解)它,也是因为它的囉唆与暧昧,刚好很对我的胃口。

「只有人类才会幻想事情会变好,或许只有人类明白事情不会变好,所以他们才有这种幻想,没法子得出肯定的答案。但我怀疑动物中只有人类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其他动物活在当下,人类不能,所以他们创造出:希望。」

补充(小说与电影)差异:

「你说记忆是虚构的,这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每次记忆被唤醒都有所不同,每次都不完整。建立在真实事件上的故事,虚构部分往往大于事实部分。虚构部分和真实记忆会同时被唤醒,同时复述,它们共同组成故事。而我们往往通过故事了解情况,通过故事了解他人。但事实只会发生一次。」

其一,看完 Netflix 电影《我想结束这一切》,找了 Iain Reid 的原著小说来读。读完小说发现电影的改编幅度颇大。电影把记忆、虚构、现实、时间感、情绪等议题给弄得更零碎,更让人一头雾水。举例来说,电影版中,杰克带女友拜访父母家一幕,我们会看到杰克父母亲像是时光旅人般,一会年轻一会老迈,与儿子和女友的互动也更诡异。小说没有这么错乱,女友确实有感受到这个家庭的人与事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电影版延伸补充/暗示了更多杰克与父母亲的相处细节)。

其二,「他(父亲)觉得最好移动一下牠们。移第一头猪的时候,老爸差点向后摔倒,不过他还是举了起来。他举著猪翻了个身,发现猪肚子长了蛆。满是蛆,腹部看起来就像被会动的米饭覆蓋了。另一头更糟,两头猪都活生生地被啃食著,从内而外,但远远看去根本发现不了。从外观看,只会觉得牠们很满足很悠闲,走近了才发现完全不是这样。我曾对妳说过:生活不只有令人愉快的。」杰克。

电影跟小说都有杰克跟女友说起家里饲养的猪被蛆虫啃噬却又活着的悲伤(恐怖)故事。看电影时没能理解这个故事之于主角的意义,读完小说才明白那头猪就是杰克对自己人生的想像,痛苦地活着,又无法结束这一切,日复一日,无止尽地苟活着。最糟糕的是,没人懂杰克(或校工或女友)的心情,还以为他看起来很满足很悠闲。

其三,「我们无法获知别人的想法,我们无法了解别人做事的动机。从来如此,人与人无法完全了解。这才是令我害怕的因素,小时候的顿悟。我们永远都无法真正了解他人,我做不到,你也做不到。奇怪的是,#各种关系可以在永远无法完全互相了解的前提下得以形成并维持。永远无法确实地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永远无法知道对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不能随心所欲,我们有既定的行为方式,我们有既定的表达方式。(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但思想,可以随心所欲。

任何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想任何事,思想是唯一的真实,它才是真的,我现在可以确定。我们无法伪装自己的思想,也无法愚弄自己的思想。」女友。

《我想结束这一切》说思想无法被伪装,这个说法是对的,思想很诚实,即便是在说谎的当下,我们的脑袋都会回响着实话。但这个说法也不算正确,思想也可能会对我们进行欺瞒,有时候强大的欲望会阻绝人们的现实感,让我们甘愿(或不自觉)活在一个假象的生活中,认同虚构的形象,压抑(甚或遗忘)真实的自我。

其五,「如果痛苦无法用死亡终结怎么办?我们如何找到答案?如果情况无法好转怎么办?如果死亡不能带来解脱怎么办?如果蛆不停地啃噬,一直能感觉到,怎么办?」

《我想结束这一切》的小说游走在哲学、家庭、惊悚、心理分析之间,相当精彩,结局尤其暧昧,就连调查死因的员警都可能只是想像出来的角色,那么所谓的「自杀与死亡」也就只是一个孤单男子的幻想,从来没有发生过。

电影版的结局跟小说不太一样,像是平行时空(或是一出戏),继续演绎著杰克内心的美梦。

其六,小说非常棒,大推。也推荐 Charlie Kaufman 导演的电影版,没有小说版的惊悚,多了分感性。即便电影内容的呈现如此地语意不明,但如果将整部电影视为人的思绪的呈现,它的紊乱与跳跃便能够被理解,既然故事都发生在人的思绪中,再奇怪突梯不合理的情节也都不奇怪不合理了。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