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 M》:一个「恶人」与一群「正义」之士?

深夜电影 (19) 2021-02-19 10:00:29

《凶手 M》:一个「恶人」与一群「正义」之士?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多名幼童接连遭到杀害,警方受到上层压力,日夜搜捕可能的嫌犯,酒店、地下赌场、性工作者的生意皆大受影响,黑道大哥们不堪其扰,决定与游民合作,自行追捕凶手...

MOD 意外发现我很爱的经典老片《凶手 M》,赶在影片下架前重温电影。多年前看过《凶手 M》,当时爱的不得了,多年后重温,依然佩服得五体投地,这部 1931 年的电影,绝对禁得起时间考验。

一,Fritz Lang 导演的场面调度精彩,叙事沈稳,悬疑紧张皆备,就连幽默都拿捏的恰到好处,很多桥段都让我在萤幕前笑得阖不拢嘴。

二,黑白两道的身份、阶级不同、追捕凶手 M 的目的也不同,但两派人马为著各自的利益展开大规模搜捕,又因为迟迟找不到凶手而产生的挫败感却很相似,导演透过剪辑,营造黑白两派人马仿佛处在同一个空间的叙事手法,当代电影依然可见。

三,《凶手 M》结局上演地下法庭戏(黑道绑架 M ,并开设私庭审案),无论是黑帮老大对 M 的指控与判定、M 的自白、M 的辩护律师回应,以及旁听者的反应等,影片对司法与人性的反复辩证实在有够精彩,该不该判处 M 死刑?精神病患的权利该要受到保护吗?或者无需顾及人性,杀人者通通得要一命偿一命?精神病者跟窃盗罪犯可以放在同一个天秤比较吗?受害者家属的心情又该如何被照顾?《凶手 M》是 90 年前的电影,当时影片在探讨的议题,直到现在仍是争论不休,对于死刑与人权议题有兴趣的朋友,千万别错过本片!

「我要求把我交给警察,我要求接受真正的法律制裁!」M。
「你当然这样希望,你以为你可以坐牢,然后终身受国家照顾,然后再逃离精神病院,或是狗屎运被赦免,然后继续喜欢杀人就杀人?让法律继续因为精神病而保护你,让你继续回去杀害小孩吗?当然不行!你必须接受实际的制裁!」老大。
「说得对,这个混蛋必须死!」群众。
「但我不能控制自己!我不能...控制我自己。」M。
「这个借口我早就听腻了,在法官面前,我们都『控制』不了自己。」群众。

「你又知道什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无论你是谁,不管是谁,你们全部都是罪犯,但你们还可能因为你们可以破解保险箱密码,或能潜入房屋行窃,或能出老千而感到骄傲,只要你有一技之长,只要你找一份正当的工作,只要你们不再像猪一样懒散,我相信你们可以很容易的选择不再这样做。但我呢?我能有办法改变吗?难道我是...我的内心受了诅咒吗?在我里面的烈火、声音、痛苦。」M。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一定要杀人?」老大。

「每次我从街上走过,我总是感到有人在跟踪我,那是我自己在跟踪我,我遮盖了我自己,尽管寂静一切,我仍能听到他,没错,有时候我感觉我被自己跟踪了,被自己跟着,我想逃跑,逃离我自己的追捕,但我不能,我不能逃离我自己,我必须...我必须继续下去,这让我感到痛苦,我只能在无尽的街道上,一直跑一直跑,我想要离开,我想要离开,和我一起奔跑的是那些母亲和小孩的幽魂,他们总是缠绕着我,他们总是在我附近,总是这样,总是这样,除了当我做那些事的时候,当我...然后我什么都不记得了,然后我站在告示板的海报前,看着我做过的事情,我读了又读,心想:我真的做了这些事吗?我怎么完全记不起来?但谁会相信我?谁会知道我内心是怎样?谁知道当我杀害他们的时候,我内心的尖叫和哭嚎?我不想,却无法阻止,然后,有声音开始哭喊,我无法再听了,救救我,我无法再听了...」M。(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被告表示,他阻止不了自己,换句话来说,他必须要杀害他人,根据他的发言,他将得到死刑的判决!一个声称自己被迫杀害他人的人,一定要从世上抹除!」老大。
众人齐声叫好。
「我可以在法庭上发言吗?」辩护律师。
「辩护律师有权发言。」
「我从刚刚那位博学多闻的老大发言...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您声称犯人符合警方通缉令的三项谋杀罪。」
「那在这里无关紧要。」老大。
「有关系的,我的当事人强迫行为的事实,需要被强制拘留并执行死刑...」
众人高喊:「对!」
「但,这判决有误,因为被强迫行为的本质是无罪的。」
「你要嘛是笨蛋,要嘛是喝醉了。」群众。
「因为强迫的本质正是如此,这减轻了他对自己行为的责任,既然如此,一个人是不能因此而受罚的,这样处置他是不负责任的。」律师。

「胡说八道!」
「你说我们应该放过这个怪物?」
「我是说这个人生病了,如果你生病了,应该去找医生,而不是去找刽子手。」律师。
「你能保证他会被治好吗?」
「那这国家为什么要设立精神病院?」律师。
「如果他逃走了呢?」
「或是又再一次宣告治愈又被释放了呢?」
「然后一个美好的日子里,他又开始重操旧业了呢?又是劳师动众的追捕他,这样又是一次没道理的无罪条款,又是一次庇护他。又要让他逃跑,又要让他被释放,又要让他该死的『被迫杀人』?这样无限循环又是应该的?」老大。

「没有人有权利去决定一个无法为自己行为负责的人的生死,甚至国家也不能。国家要负责任,确保这个人变得无害,让他不再对社会构成威胁。」律师。
「你没有小孩,对吧?所以你也没失去过小孩,但如果你想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当一个孩子从你身边被带走是什么感觉,那就问问那些死者的父母,问他们日日夜夜等待,一无所获、一无所知,他们的感觉。直到他们终于得知了真相...你怎么不问问那些母亲呢?你应该问问那些母亲们,你认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会怜悯这个杀害孩子的凶手吗?」群众。
「她说得对!」
「不能原谅这个混蛋。」
「杀了这za种!」
「杀了这怪物!」
「把他分尸!」
「杀掉他!」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