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婚启事》:找一个人结婚

深夜电影 (30) 2021-02-18 10:00:04

《征婚启事》:找一个人结婚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眼科医生杜家珍辞去工作,她在报上刊登征婚启事,希望能遇到有缘人,步入婚礼殿堂,并忘掉伤痛的过去...

陈国富导演的《征婚启事》叙述家珍跟不同人见面,有劳动阶级、国小老师、从事情色行业的男子,以及演员和配音员等,遇见了男人、女人、盲人、有自闭倾向的男子、或是选择进入异性恋家庭的同性恋男子等。家珍从这些人身上看见爱情(关系)的多种想望,包括表明婚后一定会改变自己的理想主义者、觉得时间到了就该结婚的人、也有只是想要游戏人间的享乐主义者等。

每一次见面就是一则短篇故事。关于条件,抽烟不行、槟榔不爱、太多话的受不了、太安静无法忍受,谈感情,找的都是「自己要能看得惯要能习惯」的另一半;关于职业,电影里有情色行业的男子趁机询问家珍有没有意愿接客赚钱,家珍觉得对方无理:「在你们眼里,任何女人都可能会变成妓女吗?」质疑男人对女人的想像贫瘠,然而,男子也觉得家珍自视甚高,讥讽地说:「那下次我在总统府上班我再介绍妳去好了,这样比较高级一点?」却也点出社会对于不同职业的人,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偏见;关于焦虑,亚斯伯格症的年轻男子被母亲带去跟家珍见面,希望对方可以试着和儿子交往、眼盲的歌手直接点出「妳看到我是不是很失望?失望是很正常的。」、想要当「正常人」而选择压抑自己性向的同志、也有出狱的更生人希望可以获得被爱的机会等,选择或拥有一段爱情,有时候是连跨出第一步都难。

征婚启事》是现实的,很多跟家珍首次见面的人,立刻表示愿意跟家珍深入交往并且论及婚嫁。这些人常有一句相近的台词:「妳为什么会想要来征婚啊?妳条件不错啊!」这个世界偏向「外貌协会」多些,漂亮的、帅气的人,似乎比较容易找到另一半。电影没有否认人生的不平等,反是顺着这条线去探讨人们的肤浅,以为只要外貌和感觉对了,就能够发展爱情

「今天有一个男人问我说:小姐妳是不是在报复?我有吗?他说:妳跟我见面,好像就只是为了来嫌弃我。」

征婚启事》是哀伤的。为什么家珍要辞职要征婚?单纯想要步入家庭,或另有隐情?随着电影进展,我们慢慢明白家珍跟男友分手后,依然挂念著对方,希望借由另一段爱情来冲淡思念;慢慢明白男友原来是有妇之夫,家珍与他交往后,不小心怀孕堕胎,男友却从此神隐不见...家珍刊登征婚启事,以为这样可以让自己从受伤的感情抽离的更快,但她却发现每一个来征婚的人都成了一个比较值,越是比较越走不出对前任男友的思念。心上依然牵挂著旧爱,每一段可能的新恋情都只会是苍白的存在。

「妳难道一个好的都没碰过吗?」
「好的都是别人的。」

《征婚启事》是无奈的,适合自己的人不在身边,不适合自己的人却渴望能跟她在一起。家珍征婚、辞职,说的是她改变的渴望,可是家珍改掉的姓氏又跟前男友一样,矛盾点出家珍走不出前段感情的困境。《征婚启事》有无奈、悲伤与愤怒不解,却也有它温柔的一面,电影很多时候感觉是要嘲弄一些人,最后都能丢出回马枪,自省起来。那些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被关照到他们各自的忧愁,就连外遇这件事,电影也给了观众一个温柔的答案。(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我终于知道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听妳的留话,我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像妳那样对他付出,我也不可能对任何人如此付出,知道这个,我还有什么好怨恨的。我要谢谢妳,让我完全平静下来,可以去面对新的生活。」

《征婚启事》于1998年推出,它其实很适合和晚两年推出的《花样年华》对照观赏,它们都在探讨爱情是什么(前者透过征婚,后者透过扮演),都有受伤的情人,也都不约而同地明白,有些爱情里的背叛不是因为想要伤害谁,而是事情(恋上彼此)就这么发生了,覆水难收。

《征婚启事》的演员,顾宝明荒谬的好笑、金士杰一板一眼的正经与小哀伤、刘若英的尴尬笑容与片尾电话泪崩一幕太出色。另外,片中不少素人演员的演出都自然的不像在演戏,非常有亲切感。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