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车站》:刻在我们心底的名字

深夜电影 (26) 2021-02-17 10:00:04

《中央车站》:刻在我们心底的名字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曾是小学教师的朵拉在中央车站帮人写信维生,朵拉会将信件带回家,请好友伊莲一起读信,并决定哪封信应该寄出,哪封信该要撕毁。男孩约书亚的母亲曾经请朵拉写过两封信给失联多年的丈夫,朵拉认为约书亚的生父是酒鬼,决定不将信给寄出,怎料约书亚的母亲发生车祸意外,朵拉不忍约书亚独自在车站流浪,决定出手帮忙......

Walter Salles 导演的《中央车站》是典型的公路电影。公路电影的公式:一,上路的理由。以《中央车站》为例,即是朵拉带著约书亚从里约前往邦热苏斯寻找他的父亲耶稣。二,路途中会有许多考验,磨练并帮助主角们成长。三,一起上路的伙伴会在旅途中发生大小衝突,但也会产生共患难的情谊,慢慢放下戒心,全心接纳对方。

《中央车站》遵循著公路电影的公式推展剧情,但它仍能在公式情节中带来些惊喜。电影裡的巴西彷彿是被上帝遗弃之地:贫富差距大、教育不够普及、偷东西的窃贼可以被就地枪决、人口贩子时有所闻...。被上帝遗弃之地,却又有约书亚、耶稣、摩西等圣经人名出现,是反讽(巴西的混乱),却也是证明神蹟无所不在,在冷漠无情的世界中,挖掘出人性光辉,见证奇蹟(《中央车站》可以跟今敏导演的《东京教父》对照观赏,都是关于「奇蹟」的电影)。

《中央车站》的朵拉并非传统电影裡的「好人」角色,她有明显的缺陷,包括以自身的优势(识字)欺负不识字的人(以高人一等的姿态去批判他人)、对人欠缺同理心、可以为了满足私欲而出卖他人或放弃原则(偷窃)等。随著朵拉和约书亚越来越熟悉与习惯彼此的陪伴,我们看到朵拉逐渐显露她温柔的一面(解除心防),并从朵拉的某些对白中,明白她对父亲的怨、对人的不信任、以及内心的寂寞与孤单等。

同样的,我们也在约书亚和朵拉的相处中,看见他对人的防备与不友善态度背后藏著被抛弃的焦虑、看见他对未曾见过面的父亲的辩护,藏著对拥有一个「理想(完美)」父亲的渴望。一场意外让朵拉和约书亚走在一起,并成为彼此生命中 的贵人。约书亚在朵拉的帮助下,找到返家之路。朵拉则在约书亚身上唤回她对人的善意,最明显的改变是朵拉替人写信一事。

《中央车站》:刻在我们心底的名字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2张

电影前半场,对人与事都充满刻薄之心的朵拉(认定自私是生存的必要条件),帮人写信只是谋生工具,他人的书信只是「他人的家事」(很多信选择不寄出,客户等不到亲人回信,只好请朵拉写更多信,她才有做不完的生意),没有半分的同情心。直到约书亚的出现,朵拉才放开心胸,听见他人的「心声」,体会他人的难处,进而明白人间事不是非黑即白的二分法。

约书亚寻父的过程很动人、朵拉的悲伤与寂寞很动人(卡车司机那段看得好难过喔...)、朵拉与约书亚跨越年龄界限的信任与关爱很动人,但《中央车站》最打动我的点,其实是朵拉找到「原谅生活、原谅父亲、原谅自己」的心境变化。朵拉在与约书亚相仿的年纪时失去母亲,她也有一个酗酒且不负责任的父亲,朵拉花了一辈子时间去恨一个人(父亲),并且封闭自己的心房。直到与约书亚相处,朵拉才学会了「爱」,并且发现自己虽然憎恨著父亲,却也抛不下对父亲的思念。

「你不久后也会忘记我。」朵拉
「我才不想忘记你。」约书亚

原来恨一个人和爱一个人是如此相似。因为害怕被他人伤害而拒人于千里之外(或抢先一步去伤害他人)的朵拉,内心其实是渴望著被记忆、被爱、被好好地放在心底珍惜著。《中央车站》最后一幕画面,搭车离去的朵拉在车上看著她与约书亚的合照,而约书亚站在山头看著他与朵拉的合照。他们一边落泪一边又露出微笑。有形的距离分隔彼此,内心距离却是紧紧贴近对方的心。(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因为对彼此的信任、关怀、疼惜,以及爱。

年轻时看《中央车站》,觉得电影好看但哭不太出来(故事本身是通俗的),多年后重温,还是有著相近的感觉(偶尔会觉得配乐过于抢戏)。多年后重温《中央车站》,依然记得当年看完电影,山羊鬍说如果有天我们能去巴西旅行,一定要拍一张朵拉和约书亚那款「纪念照」(可惜我们至今仍未有机会拜访巴西)。多年后重温《中央车站》,依旧爱著 Fernanda Montenegro (饰演朵拉)的演出,细腻诠释了朵拉从酸苦到温暖的改变。另外,饰演约书亚的 Vinícius de Oliveira ,他和 Fernanda Montenegro 的搭挡演出,互动有火花,一个演技细腻,一个自然又讨喜,有著掳获观众心房的魅力!

补充:《中央车站》当年获得两项奥斯卡提名,分别是最佳外语片和最佳女主角。能够以外语片之姿入围奥斯卡演技奖项实属难得,可惜 Fernanda Montenegro 最后败给《莎翁情史》的 Gwyneth Paltrow 。至于外语片部分,碰到当时锋头正旺的《美丽人生》,同样无缘获奖。有趣的是,《莎翁情史》和《美丽人生》刚好都是米拉麦克斯影业(Miramax Films)发行与宣传的作品。《莎翁情史》和《美丽人生》在奥斯卡奖上大有斩获,被认为是「花大钱」宣传奏效的结果,也让日后的奥斯卡奖季有著浓厚的「选战感」(比较不像在选一部最好的电影,而是选一部宣传最厉害的影片)。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