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头:浪流连》:鲨鱼黑帮

深夜电影 (47) 2021-02-15 10:00:09

《角头:浪流连》:鲨鱼黑帮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我会保护你。」

贵哥领导的北馆,势力庞大。湳坑老大霸董的女婿世界,受够被当成小弟看待,想要有所表现,并抢夺高位,他私下和北馆小弟製毒贩卖给年轻族群,除了赚一笔外,也能在必要时把问题推给北馆。北馆的庆哥恋上个性直率的女摄影师小泣,庆哥给予女方承诺,将会保护小泣一辈子。然而,当爱情与帮派有所衝突,庆哥该要选择替帮派与兄弟出头,或是守护他和小泣的爱情

一直以来都不太喜欢帮派类型电影,但记得《角头2》有过精彩的半场好戏,故决定进戏院看《角头》外传电影《角头:浪流连》。整体来说,姜瑞智导演的《浪流连》拍得不错,没有《角头2》前半场那样令人惊豔的力道,但外传的人物情感铺陈,「老派」而有效果,能让观众产生共鸣。

《浪流连》的剧情有必备的兄弟情谊戏码,诉说庆哥和弟兄们亲如家人的情谊;《浪流连》有帮派明争暗斗的情节,世界是本集的主要反派,暗中搞事,北馆的庆哥等人,得要试著解决问题;《浪流连》提及世代交替,老一辈盗亦有道的风骨已被贪婪的新世代所威胁,新人要强出头,老一辈位置(精神)岌岌可危,类似的论述可见于《教父》系列。

另外,庆哥与小泣的爱情,诉说「人/身份」的无奈,庆哥想要跟小泣好好谈爱,但现实是他的身份让两人的爱情崎区难行。《浪流连》剧情的亮点,是将「庆哥和小泣」的爱情与「世界和他的妻子」的婚姻关系作为对照。庆哥无法捨弃兄弟身份、世界无力攀上权力高峰,即便两名男性都对另一半有著深情,但爱情并不足以救赎他们。

「你拿刀拼输赢时,你怎么保护她?」

电影裡,小泣说庆哥像头鲨鱼,只能一直游不能停下来,因为停下来就会死去。世界不也是一头鲨鱼?为了赢得岳父的尊重,为了让妻子对自己刮目相看,世界只能不断地游水,不断想要找到出口。事实上,《角头》系列裡的每一个男性角色都是鲨鱼,鲨鱼(帮派)是他们的身份,游泳(弱肉强食的战争)是他们的命运,而爱情只能带来心灵的安慰,无力改变他们的身份与命运。女性无法改变男性,男性逃不开宿命,悲剧在角头弟兄身上反覆上演,永无终局。

《浪流连》对我来说仍是过于浪漫的作品,少了更有意思的观点(庆哥和小泣的爱情故事,像极了《天若有情》的刘德华与吴倩莲)。但我喜欢本片的演员群戏,龙劭华、高捷、柯叔元等人只要站出来就有气势,郑人硕的深情与义气够迷人、张再兴油条的很讨喜(演出实在太自然)、盛鑑的阴险与悲伤也拿捏得恰如其份!(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最后,补充两点。

一,《浪流连》片中的「鲨鱼故事」,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电影裡。我最早是在伍迪艾论的《安妮霍尔》看到这个论述,后来周润发和锺楚红演出的《流氓大亨》又提了一次。

「Jenny,你这样整天缠著我,对你的成长不太好。」Vincent (陈百强饰演)。
「你干嘛老是讲得全都是为我著想?是你自己要走嘛!」Jenny (锺楚红饰演)。
「我怎么说呢,你记不记得伍迪艾伦说过,感情就像一条鲨鱼一样,要不停的向前游,不然就会死的。」

二,小泣说庆哥就像鲨鱼一样,要一直游,不能停下来,不然就会死去。这个说法会让我想起张国荣在《阿飞正传》的角色:「我听人家说,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可以一直的飞呀飞,飞得累了便在风中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可以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他死的时候。」不管是庆哥或阿飞,他们都是劳碌命,一个拼命游,一个拼命飞,都不知道该怎么让自己停下来。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