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裂的地平线》地狱就在人心

深夜电影 (52) 2021-02-14 10:00:38

《撕裂的地平线》地狱就在人心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2040年,一艘名為「Event Horizon 地平线号」的太空船,拥有创造人造虫洞的技术,可以折叠空间,瞬间跳跃到数千光年外的宇宙,缩短人类探索未知宇宙的时间。然而,「地平线号」在啟动引力传动装置后,於海王星外失去联繫。2047年,地球接收到来自「地平线号」的求救讯号,一批太空人奉命前往海王星查探真相......

有些电影看完之后会不想看第二遍,《撕裂的地平线》即是如此(隔了23年后,我决定再看一次这部当年让我看得极不舒服的影片)。《撕裂的地平线》的恐怖不在於画面有多血腥暴力(片中确实有尸体摔得粉碎与快速闪动的人吃人画面,但这些残暴画面的篇幅并不算特别的多),或是突然出现的吓人音效(当然还是有些瞬间增强的音效会吓到我啦),《撕裂的地平线》的恐怖是电影从开场第一分鐘起,即瀰漫著一股阴鬱、诡异、令人心神不寧的氛围,侵扰著剧中每个角色与银幕外观眾的心。

《撕裂的地平线》是密闭恐惧电影,身处无垠的宇宙中,更显得人类的渺小。毕竟在太空中发生灾难,除了面对以外,无路可逃(《异形》也是如此)。从科学角度看《撕裂的地平线》,可以是群体处於密闭环境中,產生集体幻觉的事件,一个人的恐慌影响到另一个人,恐惧像瘟疫般快速扩散开来。而电影裡,每个人都会產生极為逼真的幻象一事,也可以用太空船或许能够產生某种有毒气体,导致人们出现幻听与幻视的现象来解释。

《撕裂的地平线》是负罪感的作品。「地平线号」製造者威尔博士,因為长年忙於工作疏於照顾妻子的情感,寂寞的妻子最终选择自杀结束性命,威尔為此感到愧疚,日夜「看见」妻子阴魂不散地徘徊在他的梦境中;舰长米勒曾经在一项任务中,被迫做出艰难(残忍)决定:牺牲一名队员性命以拯救其他队员存活的机会。这份愧疚感在米勒的内心深处落脚生根,无法被拔除;碧蒂為了出任务,无法在家陪伴行动不便的儿子过节,总是不在儿子身边的她,认為自己是失职的母亲...

赎罪,是《撕裂的地平线》的母题(儘管如此暴力)。打造「地平线号」的威廉博士,将「地平线号」视為自杀妻子的替代品。威廉不愿离开「地平线号」,是要赎回当年不在妻子身边的罪恶感。同样的,米勒舰长或碧蒂等人,也在这艘船舰上,试图弥补他们曾经犯下的过错(死亡不再是诅咒,反而让他们内心的负罪感有了出路)。

《撕裂的地平线》也在探讨科技可能带来的副作用。「地平线号」製造的虫洞可以让船舰进入宇宙边缘,进入人类科技未曾达到过的新领域。然而,宇宙的另一头究竟是什麼?是跟我们相同的太阳系?或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命体?威尔等人说那是「地狱」,地狱不只是人吃人、人杀人这样的暴力行為,地狱更是人心底最暗黑的一面,深埋的秘密,以及无法捨弃的罪恶感。

《撕裂的地平线》地狱就在人心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2张

《撕裂的地平线》剧本的趣味,在於人类横越太阳系,想要找寻宇宙的祕密,但电影告诉观眾,人心就是无垠的暗黑宇宙,我们越往外(宇宙)走去,反而越钻入自己的灵魂与内心世界。地狱无所不在,因為地狱就存在我们自己的思想之中。一如电影结局,倖存的太空人顺利逃出「地平线号」,但恶梦会就此结束了吗?或者是另一个灾难的展开?电影没有给出答案,但我想,就算倖存者活了下来,创伤却已造成,他们只能一辈子与恶梦共生,逃不开心灵的地狱。(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撕裂的地平线》也像是警世电影,人类追求更高科技,却从未细想科技可能会带给人类社会重大的影响与破坏;再者,如果「地平线号」如剧中角色所说,变成一种「生命体」,那麼侵入它体内的人类便成了病毒。用「地平线号」的视角来看这部电影,便是一艘太空船舰试著清除病毒人类。若说太空船舰的清除手段很残暴恐怖,那麼回看人类对地球的伤害,或能明白為何船舰要用如此激烈的手段对付这款人类病毒了。

这次重看《撕裂的地平线》,庆幸家裡的音响设备极差,因此很多吓人片段的力道都减缓不少(哈哈哈哈哈);这次重看《撕裂的地平线》,更能享受电影的美术,无论是通往引力传动核心的舰桥或是传动核心室的灯光设计或是船舰其它舱房的设计等,画面都美得叫人屏息(诡异的美感);这次重看《撕裂的地平线》,发现电影多次向《鬼店》致敬,除了喷发大量血浆的场景外,威廉妻子自杀的画面,刻意用明亮的画面来表现潜藏在平凡表面下的恐怖的手法,与《鬼店》有著异曲同工之妙。另外,「地平线号」之於《鬼店》的旅馆、陷入疯狂的威廉之於《鬼店》的杰克尼柯逊等,也能找到两部影片相近之处。

最后,这次重看《撕裂的地平线》,再次确认山姆尼尔饰演的威廉博士一角,真的让人好不舒服啊!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