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民》:孤独的巨人

深夜电影 (20) 2021-01-05 10:05:59

《大国民》:孤独的巨人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你在寻找的玫瑰花蕾,或许是他失去的某样东西,他似乎失去了所有一切。」

富可敌国的报业大亨查尔斯肯恩的临终遗言是:「玫瑰花蕾。」一名报社记者四处拜访肯恩的亲友,想要知道「玫瑰花蕾」代表的意义......

Orson Welles 导演的《大国民》于1941年推出,近80年后观赏这部影片,依然觉得它丝毫不退流行,完全没有「看老片」的感觉,摄影、灯光、美术非常强大、演员的表演方式不会特别的浮夸(意外的自然)、电影只有开场前半小时有旁白与字卡辅助,中后段都放手让画面讲故事。

例如肯恩跟第一任妻子的感情发展,导演透过蒙太奇剪辑、角色的对话内容以及两人座位间的距离(越拉越开),让观众很快理解肯恩和妻子从热恋到相敬如「冰」的转变。或者,肯恩为第二任妻子苏珊搭建歌剧院,表面是想要圆妻子的歌星梦,实际是要「证明」他对妻子的爱(终究还是以自己的需求为出发)。苏珊的歌剧公演一段时间,她自知表现差强人意,也受不了他人的酸言酸语,提出结束演出的要求。肯恩走向妻子,要求(命令)她继续唱下去,此时,我们看见肯恩的影子笼罩在苏珊的脸上,象征苏珊活在丈夫巨大阴影下的无奈。

类似的表现手法在片中不断出现,用得非常巧妙与细緻,不会给人「炫技」之感,好啦,这毕竟是以「已经习惯这套叙事方式」的眼光来看《大国民》,我其实很难想像1941年的观众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表现手法时会是怎样的心情,他们欣赏这样的叙事吗?或是感到茫然与一头雾水?(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看完《大国民》后,更能理解之前有人拿大卫芬奇导演的《社群网战》跟这部影片做比较。两部作品的主角都是内心有所欠缺之人,藉由创造巨大的财富与权力以「证明」自己值得被爱。只是,他们太渴望「证明」自我,听不进他人的建言,看不见自身的扭曲,最后将所有人给拒于门外(这点也跟《教父》的麦可柯里昂很类似),《大国民》结局的最后一颗镜头,肯恩的豪宅外墙挂着「No Trespass 禁止入内」标志,完美诠释了他的一生。

「什么是玫瑰花蕾?」
「他临死前说的字。」
「若是你们找到谁是玫瑰花蕾。」
「那一定会将一切解释清楚。」
「我不认为如此,不,肯恩曾得到一切然后又失去一切,或许玫瑰花蕾是一件他得不到的或失去的东西,总之,也是无法解释,我不认为任何的文字能解释一个人的人生。现在我觉得玫瑰花蕾像是拼图板上的一块,遗失的一块。」

很喜欢记者在影片尾声对玫瑰花蕾所做的解释,每个人的人生就像是一张拼图,有人缺了一块却不以为意,只要努力拼出个样子就好。也有人因为拼图少了一片而感到痛苦,一小块拼图影响了肯恩对自己人生的评价:不完美,不完整,不够好。

话说,《大国民》片中,肯恩掌握多家报社,利用媒体煽动战争也利用媒体掩饰真相的手法和手段,让我忍不住苦笑了出来,从1941年到2020年的今天,掌握话语权的媒体,好像还是继续散播着各种偏颇的新闻啊...

最后,很喜欢我在网路上翻找出的这款《大国民》海报,看电影时就对这一幕画面印象深刻,镜子里不断折射出肯恩的身影,彷彿他的秘密深不可测,没有人能真正摸清肯恩的心情与心事。海报撷取这个画面,重新诠释,诉说人生中的所有经历都会相互串连与影响,拼组出我们最终的样貌。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