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布鲁克林》、《不当自己人》:束缚与出走

深夜电影 (40) 2021-01-30 12:49:31

《出走布鲁克林》、《不当自己人》:束缚与出走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出走布鲁克林》(Unorthodox ):找回自己的声音

纽约威廉斯堡的哈西德社群,一名 19 岁少妇艾丝蒂暗中逃离夫家,独自前往德国寻找多年前抛下她的母亲。艾丝蒂的亲人为此感到羞愧与愤怒,要求她的丈夫扬奇和堂兄莫什一起前往德国将艾丝蒂带回......

Netflix 影集《出走布鲁克林》(unorthodox),以作家 Deborah Feldman 的自传作品《UNORTHODOX》为蓝本,创作出全新的故事,带领观众一窥正统派犹太教的传统习俗与民情。故事主人翁出身哈西德犹太教,哈西德是犹太教正统派的一支,族人大多是大屠杀倖存者的后代,战后在纽约组成一个社群团体,主要以意第绪语沟通,对于婚姻、家庭、性爱、生活方式等,都有严格的规矩和规定。

出走布鲁克林》採多线叙事,一条支线回溯过往,全心相信教义的艾丝蒂接受家人的安排与丈夫扬奇结婚,然而,艾丝蒂与丈夫的房事不顺,受到众人的指责(丈夫、夫家、甚至是自己娘家的人),艾丝蒂感到痛苦,却不知道该如何抒发情绪与压力,萌生逃跑的念头;一条支线是来到德国的艾丝蒂,初嚐自由的滋味,一切都感到新鲜,但她同时得要面临现实的问题,从小在社群中长大的艾丝蒂,被教导要服从、要服侍男性、要当贤妻良母、要放弃任何物质享受等,她从没学过如何能独立自主,经济受控在男性手上,又欠缺一技之长,失去族人的保护,艾丝蒂该如何是好?

影集还有一条故事线,聚焦在艾丝蒂的丈夫扬奇和莫什身上。面对妻子的离去,扬奇得以从不同角度,看见他与妻子之间的问题,一趟德国寻妻之行,让扬奇接触到外面的世界,也让他对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丈夫(男性),有了截然不同的想法。莫什则是跟扬奇相反的例子,莫什年轻时离开过社群,有过一段荒唐岁月,多年后生活遭受挫败,反而渴望能再次回到社群的怀抱,接受族人的帮助。

《出走布鲁克林》藉由一则逃婚与追捕的故事,呈现教义对社群的影响,戒律的生活,人际关系的控管,传统的权威与僵化等,影集没有妖魔化任何人物,而是力求如实地还原(介绍)正统犹太教的仪式和习俗,同时小心翼翼地述说不同角色的选择与成长。

很喜欢《出走布鲁克林》片末,扬奇劝妻子回心转意时所作出的改变(重新认识/反省信仰的正确性)、很喜欢莫什的茫然与失落,影集没有把莫什描述成恶人,甚至可以在艾丝蒂身上,看到莫什过往的影子,但由于性格的差异与对自由的不同想像,也能预期艾丝蒂的未来将不会如莫什般越走越窄、很喜欢艾丝蒂原本只是衝动出走,却在柏林生活一段时间后,认清现实,也更确定自己的道路。

我更喜欢艾丝蒂参加音乐学校甄选的曲目选择,一首曲目是献给奶奶,等于是代替一辈子被襟声的奶奶唱出她的心声(并感念奶奶的养育之恩)。一首选唱犹太传统歌曲,哎哟,边听眼泪鼻水边贡贡流,《出走布鲁克林》的动人,在于艾丝蒂即便走出了德哈西社群,但她的心并未从此与传统背离(祖先的苦难与教诲仍留存心中),她的文化她的出身她的经历,早已成为生命的养分,成就现在站在柏林音乐学院的自己。

《出走布鲁克林》非常地精緻好看,无论是摄影、服装、妆髮都很令人惊艳。本片的演员群戏整齐,饰演扬奇的 Amit Rahav ,把一个妈宝演得入木三分(但不会让人讨厌),饰演莫什的 Jeff Wilbusch ,完美诠释了这个角色的不安与茫然与愤怒。至于饰演艾丝蒂的 Shira Haas ,演出光芒万丈,小小身躯,却有大大的爆发力(这份爆发力一直压到甄选会才一次爆开来),未来会多注意这位年轻女演员的发展!

《出走布鲁克林》总共只有 4 集,相当好消化(应该不会有第二季吧)。假如大家看完《出走布鲁克林》,对哈西德社群有着好奇与疑问,推荐大家 Netflix 纪录片《不当自己人》喔。

《出走布鲁克林》、《不当自己人》:束缚与出走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2张

不当自己人》(One of Us):群体与个体

「今日的哈西德社群是二战后的产物,整个社群都是由倖存者建立的,他们带着创伤,并把创伤带入社群中。所以这些孩子属于谁?属于父母亲?还是属于那死去的六百万人?孩子是社群的财产,这些灵魂来到世上是要导正什么。那是他们的驱动力。」

结婚 12 年的 Etty ,长期遭受丈夫家暴,最终无法忍受而诉请离婚,本该是受害者的她,反倒被社区所排挤,丈夫甚至向法院申请孩子的抚养权,要将 Etty 从孩子的生活中永远除去。

Ari 是个对世俗世界充满好奇心的青年,他不想留相同的髮型、做相同的穿着打扮,特立独行的 Ari 受到来自社区长辈的关切与指责。 Ari 不顾反对的声音,打破规矩,拥抱俗世,却也因此沾染上毒瘾,被送到勒戒所戒毒。

Luzer 对表演有着欲望,为能成为演员,必须摆脱教派一成不变的生活。离开社群的他,不再受到族人的保护,生活过得拮据而辛苦。

Netflix 纪录片《不当自己人》,纪录西哈德教派生活习性,他们像是大型的公社组织,成员严守纪律,彼此帮忙。但他们也让人想起极权组织,一旦有人要挑战与改变传统,就会遭到抨击与抹黑。电影里, Etty 的无助,不只来自夫家与友人在法庭上做出不利于 Etty 的证词,更是 Etty 的家人为了维护家族荣耀,对饱受家暴之苦的女儿进行批判 (会让我想起 Milcho Manchevski 导演的《暴雨将至》)。

「我今天出庭,我前夫也在,他家好像有六、七个人到场。明天我的孩子就要离开,法官的说法是...孩子们一直说讨厌他们的父亲,一直说很爱他们的母亲,那让他觉得忧心,所以他要他们离开我。他还说我不可以跟他们联络。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孩子们说,明天凌晨一点,你们就要走了。这完全没道理......社群一直放话,说孩子对父亲的敌意,都是我造成的。只是我的女儿就要11岁了,我跟她特别亲。他说两个礼拜后,我可以写一封信给孩子,#那是他给我的恩惠。」(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不当自己人》从三个纪录对象看见脱离哈西德教派所要付出的代价与面临的严峻状况,影片有着对教派的控诉、对自我身份的疑惑与茫然、以及争取自由必要有的牺牲等等。Heidi Ewing 和 Rachel Grady 导演把电影拍得冷静,没有过度煽情,也没有一面倒的批判(但确实是比较偏向同情的角度),我认为导演有刻意藉由 Ari 一角去反思俗世生活(自由)对年轻孩子来说,未必就更正面更好。

传统只有恶吗?组织社群的目的是要凝聚族人的向心力,肩负起保护族人的任务,让所有人得以一起成长与茁壮。然而,为了要维繫教义的不变(不淮离婚不淮违抗群体),不问是非,全力攻击受害者,才是影片最令人感到恐怖又无奈之处。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