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调天后》:咬人的狗不会叫

深夜电影 (34) 2021-01-29 13:33:48

《蓝调天后》:咬人的狗不会叫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他们才不在乎我,他们只要我的歌声。」

1927 年,名气响亮的蓝调天后玛姐,和乐手们北上芝加哥录製唱片。玛姐规矩甚多,让白人经纪人和唱片老板吃足苦头。玛姐乐团的喇叭手列维,努力创作,希望能获得录製唱片的机会,并像玛姐般取得商业的成功,将白人踩在脚下。只是灌录唱片的过程,衝突不断,录音室里,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George C. Wolfe 导演的《蓝调天后》,非常喜欢。

一,看电影的时候觉得这个剧本超适合舞台剧,上网查了一下资料,原来是根据 August Wilson 的舞台剧剧本改编。 August Wilson 的另一部作品《心灵围篱》,我只有看过片段,改天得找时间补上。

二,《蓝调天后》从玛姐、经纪人和唱片老板、列维、乐团成员,来看阶级的问题,电影里,玛姐顶著明星光环,对白人经纪人和唱片老板颐指气使,但私底下却很清楚明白,自己的身份(黑人)并没有改变,白人的礼让,不过是相中她的才华,一旦获取所需,她在他们眼中就不具有价值,就会被贬为下阶层的人。一如玛姐提及自己跟经纪人合作多年,却只有一次受邀去经纪人家中作客,受邀的理由是请玛姐在聚会上唱歌,「娱乐」经纪人的朋友们(白人)。

每个乐团成员都有或悲伤或恐惧的故事要诉说,无论是母亲被白人糟蹋、妻子移情别恋、或是听闻一名黑人牧师在白人指使下跳舞求生的羞辱等,《蓝调天后》藉由不断的对话,拼组出了 1927 年的黑人族群所面临的困境,有人力求突破、有人接受现状拒绝衝撞,只想不惹事(屈就)地活著。

电影里,年轻的列维血气方刚,由于悲惨的童年经验,令他憎恨白人,憎恨上帝,憎恨世间的一切。列维渴望胜利,渴望名利与财富。列维对白人低声下气,为的是日后的绝地反攻。录音室的地下练团室中有一扇门,怎么都打不开。当列维和玛姐闹翻时,他踹开练团室那扇门,门外是另一个封闭的空间。这扇门即是列维(以及玛姐与黑人族群)的生活隐喻,想尽办法要找到出路,怎知道路越走越窄,终究逃不开被控制的牢笼。(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一如电影呈现的暴力结局,一种是内心的愤怒化作行动的暴力(列维的情绪转嫁),一种是上对下的剥削与控制(唱片老板看似对乐手低声下气,但他才是真正的掌控者),无力扭转的现状。

三,「这里真安静,我无法忍受安静,我脑海中一定要有音乐,音乐可以平衡心情,填补空白,世界上的音乐越多,这世界越完整。白人不懂蓝调,他们会听蓝调,但他们不懂蓝调是怎么形成的。他们不懂那是生活的表达方式,你唱歌不是为了感觉更好,你唱歌是因为那是瞭解生活的方式,蓝调能在早上帮助你起床,让你起床时知道自己不是孤独的,这世上还有值得留恋的东西,蓝调为这世界增添意义。没有蓝调,这世界是空虚的,而我想用蓝调填补这空虚。」

玛姐对蓝调音乐的解释好动人,《蓝调天后》很适合和 Netflix 另一部作品《40 衝一波》对照观赏。《40 衝一波》的女主角本业是老师,她试著透过饶舌音乐来传递内在的心声。无论是蓝调或饶舌,黑人族群习惯藉由音乐来表述心情,音乐就是他们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音乐就是他们的语言,或许因为如此,黑人族群说话时的韵律和节奏感,才会如此地充满律动与生命力,令人深深著迷。观赏《蓝调天后》和《40 衝一波》,光是听演员们念台词,就已经是上乘的享受!

四,《蓝调天后》的场景简单,对白冗长,非常考验演员的演技,本片的演员群戏整齐,没有任何一个演员落拍,而饰演玛姐的 Viola Davis 和饰演列维的 Chadwick Boseman ,都有交出「得奖场」的演出,今年的奥斯卡奖应该有机会一拼入围!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