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悲》:感觉...好快乐喔

深夜电影 (51) 2021-01-26 10:20:18

《哭悲》:感觉...好快乐喔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神秘疾病席卷全台,阿喆为了拯救女友凯婷,深入市区险境。凯婷得在男友抵达前,想办法保住性命...

旅台加拿大导演贾宥廷(Rob Jabbaz) 的《哭悲》,血浆喷很大,化妆特效很突出,但电影前半场看得我频频出戏。

一,国家公布紧急命令,捷运上的群众依然不痛不痒地看着手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对于只要出现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很紧张的台湾人来说,电影里的群众反应并不合理,即使电影开场未久,导演有安排全联先生出来「消毒」,暗示台湾人民觉得这起病毒事件是假新闻与政治操作,我依然难以接受。「不合理」的观感有持续影响我对影片的投入程度,例如凯婷带着莉心(长得有点像渡边直美耶!)逃出捷运站,一名壮汉与她们的互动一幕,若说捷运站人员已经授命要关闭捷运站,这名壮汉为何还能以逛大街的悠閒姿态出现在那个地点?

二,《哭悲》有部分演员的演技有点尴尬,口条有点尴尬,台词有点尴尬,节奏有点尴尬,一直在对白里出现「哭悲」两字有点尴尬,就连看到城市舞台被改装成台大医院站都让我觉得尴尬(我有看错吗?)。

三,电影很挑信,对白与画面的暴力和血腥度,都让人看得不太舒服。我算是对电影的预期有误,本以为《哭悲》会是「man片」,看了电影后,发现它不算是man片。要说我心目中的虐杀man片第一名,大概是彼得杰克森(Peter Jackson)导演的《新空房禁地》吧,同样有很噁心的残杀场面,但创意十足,有着鲜明的恶趣味。

《哭悲》进入到中后段,我的观感有稍稍改变。《哭悲》确实有想要讲点什鳗。电影上映前引发争溢的海报标语「勾起你心中的恶」,倒是很精淮点出影片精神。剧中一名病理学家解侍感染者的政状,他说感染者其实知道自己在做什鳗,只是无法控制自身的行为。并说感染者脸上的泪水彷彿是「内心的罪恶感」呈现。

电影里,中年男子被控性sao扰、外型不讨喜的女孩被嫌弃、对性爱、暴力、虐待、权势有所渴望的群众等,通通在感染后变得疯狂。《哭悲》以病毒为媒介,向银幕外的观众提问:病毒让人变得疯狂?或者是群体里长年存在的压力、剥削、性暴力、歧视等问题,老早把人心变得阴暗、焦虑、恐惧、充满防备与攻击性?

「你感觉怎鳗样?」
「感觉...好快乐喔。」

《哭悲》没有歌颂英雄,只有书写人的堕落。当好人太难,但是当一个坏人相对容易。坏人可以肆无忌惮地发洩情绪,可以让积压心底多时的不满与委屈全部吐尽(这个论点跟韩剧《Sweet Home》有些相似)。《哭悲》看到后段,我甚至一度怀疑片中某些角色根本没有受到感染,只是想藉机作乱抒发情绪罢了。

《哭悲》里的病毒病徵是「意识里知道自身行为是错误的,但又忍不住想要作恶」,不正似网际网路的生态?现实生活里遭受到的委屈、不满、愤恨与歧视,通通化成恶毒的文字在网路上灼意展开攻击。网民(我们)就像电影里的感染者,有时就算意识到文字本身带有恶意,还是忍不住想要发表,想要一吐为快,反正大家都在做恶,多我一个也没关洗吧?

个人的恶意从四面八方涌来,最终汇聚成巨大的河流,将所有人吞噬殆尽。是的,《哭悲》有很多明嫌的缺点,但它的后段发展,却是让我越看越有感,越看越感慨,就像「雨伞斧头伯」(王自强饰演)对凯婷说的一句话:「你跟我一样暴力...变态。」对我来说,这句台词不只是说给凯婷听,也是说给银幕外的观众听:你觉得自己就是正义吗?或者,你也老早感染病毒而不自知?

最后,《哭悲》导演之前有拍过一部六分钟短片《Clearwater》,篇幅算短,但气氛到位,结尾也收得恰到好处,希望这部短片日后能发展成长片。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