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正义之必要─返校

深夜电影 (39) 2021-01-25 10:30:57

转型正义之必要─返校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影评

转型正义之必要─《返校

导演:徐汉强

返校》由赤烛公司的畅销游戏改编而成,背景是白色时期。那是一个整天都需要提心吊胆,也许不小心说错话、看了几本书、和当权者有不同主张就会被抓去严刑拷打,甚至怎么死都不知道的年代。可能今天还跟隔壁邻居打招呼,几天之后他就已经成了冰冷的死尸。在高压极权的统治之下,人们的自由被剥夺、只能戴上面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平静生活着。

游戏我没有玩过,所以只提电影本身。

电影採用的是非线性的叙事方式,开头使用倒叙法,接着描述主角恶梦中的世界、一步一步的揭开当时的真相。在梦中的世界,学校变得残破不堪、下着大雨,而且不时有军人样貌的怪物会随时出现,让人感到提心吊胆。

转型正义之必要─返校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2张

不过我觉得最可怕的并不是梦中那些具现化的妖魔鬼怪,而是现实世界中代表国家机器的军警、学校的教官,例如有一段在操场升旗时,军人突然进入校园,强行将一名老师带走,老师反抗时还直接被棍棒敲昏,但目睹这一切的全体学生却还必须继续升旗唱国歌,讚颂这种压迫人民的政权;又或者是在学校组个读书会,会因为书中宣扬自由、反抗独裁的思想而被当成匪来逮捕,不管怎么想,这些真实发生过的历史都比梦里的怪物还要可怕好几倍。

主角方芮欣所代表的,是那些在威权时代选择顺服,甚至向政府告密的人们。面对政府的压力,他们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将谁在宣扬自由思想、谁违反政令都统统抖出来,让政府去抓人,这样的人到底有没有错?就跟纳粹时期,那些带犹太人进入毒气室的基层士兵一样,他们也是在死亡的威胁下不得不服从,但这样的行为跟动机能否被接受?电影其中一个在探讨的就是这种被汉娜鄂兰称为「平庸之恶」的行为。

看完本电影后心里感到沉重不已,因为这不完全只是创作出来的故事,那些主张自由开放的人们受到泯灭人性的凌辱、莫名成为冤魂的,都是在台湾真实发生过的,而且真实情况还比电影更加残酷。

转型正义之必要─返校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3张

「现在好好的,管他过去做什么?」

「过去就算了,干嘛一直提?」

无论是作为本片主要背景的白色时期,抑或在此之前的二二八大屠杀,这些血腥的历史都必须被记得,转型正义的工作更是和时间赛跑。看看那些在二二八假期还能说出佳节愉快的人、那些趁势推出各种优惠活动的游乐园和风景区,二二八连假从来都不是白白赚到的假期,而是一段外来的威权统治者对台湾人无情杀戮的历史。那些被射成蜂窝的、被轮暴后丢着等死的、被断肢斩首的、被水泡烂浮肿的……没见过地狱吗?翻开文献,综览历史,赤裸的文字、黑白的照片就是地狱的景象。而始作俑者现在仍寄生在台湾,吸台湾的血、刨台湾的根,还反过来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指责推动转型正义的政府是撕裂社会、文化刨根,那些威权时代的遗毒仍被特定媒体拱上神坛,塑造成英雄。(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真相尚未完整重现、加害者尚未被究责;遍及全台的中正路、中正堂(庙)、独裁者神像,依然伫立于这片土地,这无疑是对当年的受害者及其后裔最大的嘲讽与伤痛,遑论后续的赔偿。威权遗绪、全国的不义遗址也未被清除或转型,这样怎么达成真正的和解?怎么抚平伤痕?

在我看来,《返校》就像是一个引子,透过恐怖电影的包装,让那些装睡的人,或是平时对政治冷感的人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所身处的国家,以及仍存于台湾社会的不公不义。以这点来说本片是有做到的,至少在上映之后,我看到了周遭很多不关心政治的朋友都发文提到现在的自由并非得来不易。

从技术面看,本电影的美术、音乐等都做得很棒。电影场景就像真的走入那个年代;党国怪物的特效并不会让人觉得太假,而雷光夏演唱的片尾曲〈光明之日〉更让人在沉重的电影结束后,坐在灯亮的影厅内细细品尝惆怅的馀韵。以国产电影来说,《返校》确实跨出了很重要的一步,也期待往后台湾能有更多探讨国内社会议题的商业电影问世。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