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召唤的不正常—小丑(Joker)

深夜电影 (43) 2021-01-25 10:20:20

被召唤的不正常—小丑(Joker)

被召唤的不正常—小丑(Joker)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Directed by Todd Phillips

综观《蝙蝠侠4:急冻人》之后的《蝙蝠侠:开战时刻》;以及《正义联盟》后的《水行侠》和《小丑》……华纳总是能在摧毁观众对DC电影的信心时,出奇不意的蹦出一盘好菜,让观众大吃一惊。犹记当时宣布要推出一部不属于DC电影宇宙的「小丑」独立电影时,招来了多少质疑与嘲讽,这样的声浪在华纳找来《醉后大丈夫》的陶德菲利普斯这个喜剧人执导时又更加猛烈,且在谣言传出瓦昆菲尼克斯可能接演小丑时,也让许多人直指他不可能会接演「这种」电影

结果呢?不就是大家看到的这样吗。

被召唤的不正常—小丑(Joker)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2张

《小丑》由陶德菲利普斯执导,瓦昆菲尼克斯、劳勃狄尼洛、萨琪毕兹等人主演。改编自DC漫画中,蝙蝠侠一生的宿敌-犯罪王子小丑的个人故事。虽说是改编,但导演在访谈时提到,自己并无特别针对特定的故事篇章进行改编,仅用了蝙蝠侠故事的基本设定和固有素材作为基底,儘管小丑的起源某些程度会让人联想到《致命玩笑》,可是两者的故事仍有极大的差异性,所以本片基本上就是个独立且独特的篇章。也因为这样的独立性,以及不必被DCEU的性质所框限,让本片有了极大的发挥空间。

观看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我的内心是充满矛盾的。一方面,电影的色调、构图、配乐和镜头语言都深得我心;另一方面,又对亚瑟的遭遇感到无比同情。讚叹这部片质感之高的同时,心里也感到相当不适和沉重,因为这部电影带领着观众一览那资源分配倾斜的、颓靡的高坛市,以及生活于其中、在断裂的人际纽带之下,一位梦想成为单口相声演员的职业小丑—亚瑟佛列克是如何「被」堕入疯狂,或者说超脱世俗。

法国社会学家、哲学家傅柯在《不正常的人》中提出,每个时代、社会都有其权力机制,塑造出该时期不正常的类型,例如痲疯病、精神病、同性恋等,意即「不正常」是被社会召唤出来的。然后依循这样的类型揪出人们所认为的「危险个体」,再对这些个体进行分类、划异和排除。将正常人转变为不正常的人,是权力的构作加上专业知识生产所产生的结果。

被召唤的不正常—小丑(Joker)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3张

电影一开头,就藉由新闻画面点出民众对于资源分配不均、长期压抑下引发的罢工行动,高坛市堆满垃圾、市容肮葬不堪,这是一种对于底层对于上层阶级的反动;另一头则是汤玛斯韦恩参选市长时,向大众擘划荣景的自信,但是他眼中的繁荣之下,并不包含这些抗争者,他甚至在一次访问中以极度优越、轻蔑的角度来看待他们,视他们为毒瘤。

亚瑟佛列克,一名因脑部受伤而无法控制自己大笑的精神疾病患者,电影前段在公车上扮鬼脸逗前方的小孩笑,被家长制止后开始不自主地发笑,于是他递了一张关于他自身状况的纸条给这位家长,换来的是直接被无视;中段在地铁上目睹女子被三名男子骚扰,这时难忍紧张的他也开始大笑,却被三名男子视为挑衅、指称他是怪胎后对他拳打脚踢。亚瑟在职场、在路上、在任何地方,都被视为不正常的人,政府公费的心理谘商服务遭到裁撤,连社福体系也弃他不顾。(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像亚瑟这样被主流社会视为异类的个体比比皆是,却没有一张能接住他们的网,使他们继续往黑暗身处坠落,不仅如此,他们还时常被主流社会指责「自己不努力要怪谁」、「凭什么要纳税人养这些废物」,并被扣上各种污名的帽子,完全抹除他们存在的价值,同时要他们保持微笑,继续装没事。但很多人没有思考到的,是怎么样的结构下才会造就这些人,而社会又是如何塑造出「不正常」的,以及自己能有今天的地位,是曾经被挹注了多少资源、有多少文化和经济资本积累在他们身上所致。

而这些众人眼中的怪胎,被压迫到极限之后,会怎么样?或许自我了结、或许继续苟活,又或者,抛开一切道德规范的枷锁,真正的超脱一切。

亚瑟进化了。他穿上画上小丑的妆容,染上招牌的绿发,身穿鲜红的西装,踏着快乐的舞步下楼,淮备大玩一场。在这时候,我竟然是替亚瑟─应该说,小丑─感到开心,却又带着忧伤的。

被召唤的不正常—小丑(Joker)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4张

被召唤的不正常—小丑(Joker)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5张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