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灯笼高高挂》:一场男人要女人演给彼此看的戏

深夜故事 (45) 2021-01-24 10:00:39

《大红灯笼高高挂》:一场男人要女人演给彼此看的戏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故事 第1张

「娘,你不要再说了,你已经跟我说了三天了,我也想明白了,嫁人就嫁人吧。」
「那好,你想嫁给什么人?」
「嫁给什么人,能由得了我吗?你一直在提钱,就嫁个有钱人吧。」
「嫁有钱人可是当个小老婆。」
「当小老婆就当小老婆。女人不就这么回事嘛。」

19岁的颂莲因为父亲过世家道中落,被迫嫁给缙绅陈佐千为四姨太。陈府有一套祖传规矩,老爷留宿哪位太太房间,会上演捶脚服务与点灯仪式。屋子里外点上红灯笼,是荣耀(宠幸)的象徵。颂莲刚入门,自然备受呵护,却也感受到其他太太们的敌意。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颂莲很快学会防备与算计的生存之道......

男性。

张艺谋导演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剧中老爷权势极大却鲜少露脸,大半处于中长镜头之外。成了象徵般的存在(无所不在的压力),所有面貌清楚的女性,都在争夺男性的注意力与宠爱。

色彩。

颂莲一开始的衣服多是白色系,有着纯洁意义,后来服装颜色渐重,代表她的心境变得越来越深沉。三太太的服装则多是红色,诉说三太太性情的热情与奔放。至于片中的宅邸,老爷留宿的屋子内外因高挂的红灯笼而照得通红,红色是性欲、激昂情绪,也是太太们厮杀争夺的血色。至于俯瞰陈府的镜头,多以暗蓝色调呈现,屋内的大红对比屋外的冷色,点出「落选」的太太们,内心的寂寞与凄凉。

府上的规矩。

颂莲第一天进陈府,管家不断耳提面命:「老规矩都马虎不得。」大太太见到颂莲,也是提规矩,二太太对付三太太,或是颂莲对付跟老爷有一腿的下人雁儿,同样搬出老规矩。规矩是陈家世代「男性」订下的淮则,而女人全都服膺在这规矩之下,不敢造次,甚至利用男人的规矩对付女人。《大红灯笼高高挂》的骇人,在于传统思维如何根深蒂固地扎根在这群太太们的脑海中,任凭规矩去箝制自身(与其他女性)的欲望和出路。

《大红灯笼高高挂》:一场男人要女人演给彼此看的戏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故事 第2张

捶脚点灯。

「别小看这个,以后你要是要是能天天捶上脚,在陈家你想怎着就怎能怎着。」二太太。

陈府规定所有的太太们每天傍晚要一起站在门口等候老爷招呼(看他今晚要在哪位太太房里留宿)、被选中的太太可以享受捶脚服务,并且屋子内外会点起红灯笼...

颂莲一开始是瞧不起「捶脚点灯」仪式的,但处在封闭环境的人们,戏看久了竟也就入了戏而无法自拔。为何陈府要有这么一套複杂繁琐的「捶脚点灯」仪式?老爷对颂莲说,捶了脚,身体舒服了,晚上就会更懂得服侍丈夫,又说夜晚点上灯,才能好好看清妻子的脸。

但背后更大的意义是:妻妾们站在门口等候指令,或是捶脚的哒哒声响,或是灯笼的火光,这些「规矩/表演」,是要让被点名的女性产生「高人一等」的错觉,恋上被宠爱的滋味(自以为掌握权力)、是要通过女性们的争风吃醋来满足男性(当家)的权力欲望、也是透过这项仪式,让太太们互相监视对方,只要找到不利于对方的把柄,便会自动将讯息传给掌权者,以换取自己在家里的优势地位。

最厉害的控制,是让被操控者遗忘自身的困境,彼此勾心斗角,甘愿沦为掌权者的傀儡。

雁儿。

雁儿是陈家的下人,四太太入门时,她没有给颂莲好脸色看。原来雁儿与老爷有暧昧,她以为自己总有一天会麻雀变凤凰,颂莲的入门算是灭了她的希望。雁儿是个悲剧角色,她的悲剧,在于无法认清老爷永远不会给她一个名份;她的悲剧,在于受人利用而不自知(二太太一直给她灌输狠毒的思想);雁儿的悲剧,也在于以为当上太太,就能过上好日子享清福,完全忽视四位太太的困境,血淋淋的事实就摆在眼前,雁儿却视而不见(被奢华人生的想像所绑架),还一股脑地想要往鸟笼里钻。(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太太们。

「点灯、封灯、灭灯,我真的无所谓了。我就是不明白在这个院里,人像个什么东西?像狗、像猫、像耗子,什么都像,就不像个人。」

大太太年纪最长辈份最高,又有长子撑腰,所以不用玩斗争游戏,总是冷眼看其他太太们的厮杀。二太太菩萨脸蝎子心,一边拉拢颂莲一边批斗颂莲,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是最毒辣的小人。三太太是戏子,享受过舞台的掌声与戏迷的爱戴,自然禁不起寂寞,她跟家庭医师暗通款曲,老爷给不起的爱,自然有别人能给。至于颂莲,读过几年书,姿色也不错,心态上自认高人一等,却在走过一年四季,经历过背叛、冷落、陷害,以及两条枉死性命,最终失了魂,成了陈府另一个受害者。

《大红灯笼高高挂》:一场男人要女人演给彼此看的戏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故事 第3张

杀人了。

「你看见什么了?你到底看见什么了。胡说八道,你看见什么了?你什么也没看见,你疯了!」三太太「被自杀」,目睹一切的颂莲喊「杀人」(真实),老爷矢口否认还骂颂莲疯了(谎言)。多年前的张艺谋导演,或许没有想过他的电影,有一天竟会与当代香港的状况如此神似。

四季。

《大红灯笼高高挂》全片就是一年时间,电影尾声,五太太进了家门,青春貌美一如前年入门的颂莲。五太太能否活出不同于颂莲等人的人生?或者她的入门是另一个悲剧的开端?《大红灯笼高高挂》令我想起时空穿越剧《闇》,开始即是结束,结束即是开始,层层迭迭的陈府随着五太太的到来,进入下一个循环的週期。

《大红灯笼高高挂》展现了张艺谋导演对于色彩与空间与符号的运用能力,大块面的瑰丽颜色与有些猎奇的影像风格,让这部中国电影,带有浓浓的异国情调(会让我想起《下女的诱惑》)。《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叙事流畅,技术面够水淮,演员群戏非常精彩,饰演颂莲的巩俐,刚毅清秀的脸庞,尤其令人难忘。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