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之声(静寂的鼓手)》:没关系,我们会好好的

深夜电影 (35) 2020-12-30 15:57:39

《金属之声(静寂的鼓手)》:没关系,我们会好好的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金马影展错过了《静寂的鼓手》,幸好 Prime Video 有片可看,片名改为《金属之声》。电影叙述鼓手鲁宾丧失听力,他从惊慌失措、愤怒不安到找回自我声音的过程。

一如《推拿》或《无声》,利用影像与声音模拟失去视觉与听觉的感觉,《金属之声》片中有很多时刻的音效都经过特殊处理,声音像是被包覆在水中,只有模糊的听感。影片后段,鲁宾做了耳朵绕道手术,透过电子仪器,他再次听到外界的声音,但经过电子仪器处理的声音依然跟他以前熟悉的声音不同,尖锐且充满粗糙的杂音。

声音是《金属之声》的主角之一,不同的音感其实就是鲁宾内心世界的呈现。模糊的声音令鲁宾感到陌生与焦虑,并将他与听人的世界给隔离开来,走入聋人的世界。影片后段的电子音,诉说鲁宾想要回归听人世界的努力,但尖锐的声响,无情地揭露鲁宾已经回不去失去听力前的状态,他必须为此做出改变(即便抗拒)。

《金属之声(静寂的鼓手)》:没关系,我们会好好的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2张

(底下会有关键剧情,请斟酌阅读)

此外,透过仪器所听见的声音跟失去听力前的声音并不相同,也暗指鲁宾和女友露的爱情关係已经「改变」的事实,即便曾经爱着、依赖着对方,但现下的他们,无论是阶级或需求,都有一道跨不过去的隐形高牆(当初让两个人结合一起的元素消失了,关係也就产生异变,这点跟《怪胎》的剧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金属之声》最哀伤的一幕,是鲁宾拜访住在父亲家的露,从露居住的房子、说的法文、交往的朋友、演唱的歌曲类型等,都让鲁宾清楚看见他们的落差。有时候爱情会走向终点,不是因为不再爱着对方,而是目标不同,便很难继续携手走下去。鲁宾明白这个无力改变的现实后(一如他无法改变自己失去听力这件事),没有怨怼也没有死缠烂打,而是平静地对露说:「没关係,没关係。你拯救了我,你让我的生命变得美好。」听到鲁宾这段话,眼泪忍不住掉下来,终究是爱啊,因为爱才懂得放手,懂得让对方追求她的理想人生。

「我在想...你坐在我书房的这些早晨,坐着,你是否有...静止的时刻?鲁宾,你说得对,地球会继续转动,而且可能是个很残酷的地方,但对我来说,这些静止的时刻,那个地方,是上帝的国度,而那个地方绝对不会遗弃你。」(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
侵删。)

《金属之声》片中,鲁宾在乔经营的聋人机构住下,学习如何成为一个聋人。乔给了鲁宾一个课程,即是每天早上与自己相处一段时间,写下心中的想法。看似简单的作业,鲁宾却怎么都学不会。鲁宾的心总是纷乱,总想要证明些什么。当鲁宾瞒着乔私下做完耳朵绕道手术后,乔说鲁宾的行径像是「毒瘾」患者。这里的毒瘾,不单指那种瘾等,也指对自我状态的否定,以及对爱情的过度依赖。

一直以来,乔想要教导鲁宾的,并非克服失去听力这件事,而是如何学会与自己相处,学会在吵杂的环境声中,找到自我内在的声音。唯有找到那个声音,心才不会慌乱。《金属之声》结局收得非常动人,绝对的宁静,却也是绝对的平和。观赏《灵魂急转弯》时,觉得影片跟《金属之声》讲的东西非常相近,两部影片的主角的人生都因为一宗意外而彻底改变,他们都要经历过一趟「旅程」,才能看见(理解)自己内心的欠缺,学会放下群体加诸在他们心中的困惑与迷惘,回归到最纯粹的真我。《灵魂急转弯》和《金属之声》结尾,都有一个抬头看向树梢的画面,简单,平和,生命之诗,无处不在。

《金属之声》是 Darius Marder 导演的首部剧情长片,叙事平稳,情感不会流于浮夸。本片的演员群戏极好,饰演鲁宾的 Riz Ahmed ,应该会是明年奥斯卡大热门吧,角色完整细腻丰富,演出极具说服力!饰演乔的 Paul Raci ,表演同样令人激赏,完美演绎这个温柔又坚定的「导师」角色,带领鲁宾进入新的世界。至于饰演露的 Olivia Cooke ,前后段形象截然不同,但都有诠释的恰如其分,从《一级玩家》到《金属之声》,表演越来越有可看性。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