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谈《我,最亲爱的》:致,我的母亲

深夜电影 (51) 2021-01-23 10:20:00

短谈《我,最亲爱的》:致,我的母亲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介绍心爱的人给自己家人,不会有错的。」

为了帮爷爷移墓,长孙阿棕带着男友伊恩一起从美国返乡,打算跟家人出柜,然而,面对亲爱的家人,有些话反而更难说出口......

Trinh Dinh Le Minh 导演的《我,最亲爱的》,前半段会让我想起《喜宴》或《满月酒》,不想伤害家人情感只好不断说谎,阿棕和伊恩在人前装朋友,只有私下独处时才有亲密互动。面对传宗接代的压力,以及亲友对两人关係的怀疑,阿棕和伊恩的感情也备受考验。

《我,最亲爱的》前半场没有太让人惊喜,但后半场一家人因为堂兄弟间的争执而撕破脸一幕,完全收买了我。所谓的亲人就是没事的时候,总会保持礼貌,不好多说什么。但彼此间会累积些微妙的心结,怕被瞧不起又忍不住会相互比较。

阿棕旅居美国鲜少回到越南,但家族遗产却会大部分都归于他的名下,只因为他是「长孙」,对于其他长年住在越南且忙于家族事业的亲戚来说,心里自然不是滋味。阿棕的母亲在丈夫死后撑起一整个家,面对儿子的性向不想承认,面对其他家人惹出的风波,也选择隐忍不作声,家和万事兴。小姨帮忙照顾失智的阿嬷(阿嬷的性格好可爱),青春点滴流逝,害怕自己可能一辈子与婚姻无缘,未来无所依靠,不免埋怨起阿嬷的重男轻女。阿棕想跟母亲出柜,却又不想母亲在亲戚面前丢了面子,夹在长孙的责任与做自己之间,感到左右为难。

当阿棕的秘密被揭发,所有人将内心话一次爆发出来。撕破脸的结果:要不老死不相往来,要不破坏后重建,学会用更诚实的态度面对彼此。《我,最亲爱的》没有简化掉人与人之间的複杂关係,也没有让所有事件突然获得解决,而是让我们看到生活的无法完美,「做自己」或「符合他人的期望」(每一个人都要面临这项选择题)都会有所牺牲,都可能会伤害到亲爱的家人或自己。而生活在群体社会的你我,也只能在谎言与真实中,挑一条自己想要走的那条道路。(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我,最亲爱的》后半场的回马枪实在强大,尤其是母亲这个角色没有流于悲情,坚强勇敢有包容性,电影最后一幕,更是让我看得内心一片阳光普照,一句「我想我得要习惯自己开车」既是相信自己的独立性,也是不再对孩子进行情绪勒索,回归到相信(并接纳)儿子的选择。如果觉得《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的母亲角色篇幅太少,可以看看《我,最亲爱的》,展现母亲对孩子最深切的疼惜和爱。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