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之春》:墙内的女子 电影影评及介绍

深夜电影 (31) 2021-01-22 10:30:45

《小城之春》:墙内的女子 电影影评及介绍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他竟不知道我和礼言结婚。你为什么来,你何必来,叫我怎么见你?」

玉纹与礼言结婚多年,礼言长年受肺病所苦,性格阴沉脾气反覆。面对多病体弱的丈夫与中落家道,玉纹心有不甘与埋怨,常常思念年轻时的恋人志枕,揣想如果当初跟了他是不是一切都会不同。习医的志枕是礼言的老同学,一天他来到礼言家中拜访,暂时借住了下来。面对旧情人,玉纹和志枕都有慾望,却只能压抑。不知道玉纹和志枕关係的礼言,眼见即将满16岁的妹妹戴秀对志枕很有好感,遂请妻子去向志枕说媒,盼能凑合两人......

费穆导演的《小城之春》于1948年推出,超过70年时间,依然璀璨。电影示范了如何用精简的场景讲纠缠不清的爱恨故事。影片的四个主要角色,刚好彼此牵制。生了病的礼言,对于自己无法行丈夫之实感到挫败,脾气变得暴躁。玉纹对丈夫感到不满,觉得自己受到婚姻约束,无处可逃。影片开场,玉纹的内心独白便说:「如果能够不回家,真想一走了之。」旧情人志枕的出现,既是放大玉纹对先生与婚姻关係的不满,也成了玉纹心中的救命索,渴望志枕可以带他私奔,远走高飞。电影里,礼言的老家经历过抗战,牆壁毁损,不见战前富贵模样,家的状态,隐喻着礼言和玉纹的婚姻,断垣残壁,岌岌可危。

志枕和玉纹年轻时曾是一对,玉纹母亲阻止他们的婚事,志枕也没有挺身捍卫这段爱情。说明志枕性格上务实(不那么大胆)的一面。当他介入礼言和玉纹之间时,志枕也对玉纹动了旧情,想要重拾两人有过的爱情,但文明礼教阻止了他的私心。电影最精彩的一幕,是玉纹夜半拜访志枕房间,她一进门就关了灯,暗灯之于秘密之于不想明说的慾望。志枕见了,只是再把灯给打开,既是拒绝了玉纹的求爱,也是希望自己的内心能够坦荡光明,不向秘密情事靠拢。

小城之春》在片中提及女性的慾望。电影没有批判玉纹多次主动向志枕求爱的举动,反而从玉纹常常拜访的城牆头(羡慕外面「广大」的世界)、她在小姑房间的刺绣(小姑性格的开朗与乐观,与丈夫阴鬱忧愁的性格,成了对比,玉纹去小姑房间,其实就是她渴望「阳光/更正向的人生」的心境展现)等细节,让我们看见玉纹的无奈与哀伤。

电影最有趣的一个转折,是礼言请妻子帮小姑说媒。玉纹当然百般不愿意,她在先生面前推诿说戴秀才刚要满16岁,年纪还轻,不适合论及婚嫁,并且要先生缓缓再说。到了志枕面前,玉纹却又提起这桩婚事,表示自己是受先生託付来说媒。志枕说戴秀年纪太小不适合,况且:「我走的那年,你(玉纹)不也16岁,就没人给我们说媒。」玉纹听了回应:「照你的意思,16岁的姑娘是可以提亲。你说,你愿意吗?」志枕回说:「我不愿意,我告诉你我不愿意。满意了吧?」听了志枕的回答,玉纹脸上露出了笑容。

小城之春》的好看,在于影片把人心的幽微心境讲得好迷人。玉纹跟先生的互动是「防」,防堵先生发现自己对志枕的情意与对小姑的嫉妒。但她跟志枕的互动是「攻」,不断测试志枕的反应,并且勾起对方的慾望。玉纹向志枕说媒,并不是真的要志枕跟小姑在一起,而只是想听志枕回答:「我不愿意」以获得内心的安全感。

类似的暧昧对话,散见影片中,例如玉纹跟志枕聊起她的婚姻,聊起两人私奔的可能性。

《小城之春》:墙内的女子 电影影评及介绍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2张

「我心里是你,我又觉得对不起礼言,你叫我怎么办?」玉纹。
「可又叫我怎么办?」志枕。
「怎么办...」
「除非,我走...」
「除非,他死了... ( 玉纹内心独白:我后悔,我心里从没这样想,怎么嘴里会这样说呢?)」

这段对话好精彩,玉纹希望志枕能带她走,但志枕根本不想当坏人,觉得自己离开才是上策。伤心的玉纹「不小心」说出希望先生能够死去的心愿。「除非,他死了... 」是玉纹的无心之言,或者这仍是一种测试?如果志枕回应了玉纹的请求,这个故事会不会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紧接着,玉纹的内心独白响起,表示「我心里从没这样想,怎么嘴里会这样说呢?」玉纹是真的从没想过礼言早逝的可能性?亦或者,不想成为人们口中的恶妻,所以连在自己的内心独白,都要先「漂白」一下,才能抚平她对先生产生的愧疚感?(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小城之春》的最高潮是礼言发现妻子与志枕之间的情事,决定自杀以成全妻子与好友的关係。然而老天爷留下礼言的一条命。面对善良的丈夫,玉纹不再心猿意马,决定继续留在丈夫身边照顾他。面对差点失去的妻子,礼言变得更为开朗,希望能带给妻子更多的幸福。眼看礼言与玉纹的破镜重圆,志枕选择离去,不再打扰这对夫妇。

以现在眼光看《小城之春》,叙事没有当代电影的明快、玉纹旁白贯穿全片,削弱了点电影感(太像说书)、演员表现比较偏向话剧风格,「戏」感很重、角色人物关係不像《分居风暴》这些现代作品,非要挖掘出每个角色最自私丑恶的一面不可的执着。然而,费穆导演的场面调度:无论是卧室的歌唱、小船出游、戴秀16岁生日庆祝会上,各种不同情绪的纠缠与牵连等,都处理的细腻精彩。

此外,《小城之春》没有坏人,只有无法圆满的生活与妥协。影片能够打动人心,是导演对人的温柔,以及诚实面对彼此的宽容,就连小姑最后发现嫂子原来爱着志枕,也没有歇斯底里地大闹与批判,而是给予嫂嫂一个安慰的拥抱。或许有人会觉得《小城之春》的结局太正面太温情,或是觉得玉纹没有活出自己的理想人生很可惜等,但考虑到影片上映的时空背景,追求正面的价值观,大概是那个年代的共同氛围,也就不多苛求了。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