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园电影节-《一狗》、《蟾鸣》与《主管再见》剧情介绍

深夜电影 (31) 2021-01-21 10:30:26

桃园电影节-《一狗》、《蟾鸣》与《主管再见》剧情介绍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2019 莫斯科国际短片影展|2020 台北电影节|2020 雅典Psarokokalo国际短片影展|2020 桃园电影节台北奖入围—《一狗》。

2020 桃园电影节10/09、10/14、10/18播映。

桃园电影节-《一狗》、《蟾鸣》与《主管再见》剧情介绍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2张

剧情简介:

狐群狗党的男人们,拿着刚到手的一笔钱前往熟识的小吃部,然而这夜晚却彷彿只属于一狗。初来乍到的他,有个模样生涩的33号女孩陪伴,一室袅袅摇曳的声色犬马,十分魔幻,浪漫情怀也迎面而来。

此刻的一狗,心里却仍思念着远方的小琪,Eagle啊Eagle,究竟是霸气的老鹰?还是落魄的自我?

桃园电影节-《一狗》、《蟾鸣》与《主管再见》剧情介绍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3张

台北电影节错过的就在桃园电影节补回来。这次衬着有时间赶忙到桃园观赏三部入围今年台湾奖的短片作品,《一狗》、《蟾鸣》与《主管再见》,除了廖崇杰执导的《一狗》之外,另外两部作品都有在今年的金穗奖有所斩获,《主管再见》更是在今年台北电影奖夺下最佳新演员奖,这次能有机会观赏到三部风格不同的短片很令人开心。用播放顺序来聊的话,会先讲到《一狗》这部作品,我自己对它肯定有抱着更多的期待,因为导演廖崇杰是大学同学,在大学时期他就对影像製作有着很高的兴趣,毕业后他也独自前往美国进修,这几年陆续有看他在脸书张贴出自己新作品的资讯,以及又在哪个奖上获得评审青睐,这次看他带着作品回来台湾且还受到肯定很替他开心。

《一狗》所讲的,其实是关于男人与女人的权力位阶之对换,以及每个人面对自己内心慾望的真实反应。只有男人会约炮、会买春,而也只有女人会到声色场所工作,彷彿从古至今一直都是「女人卖男人买」,而在这样的上对下的关係中,男人也一直都是说话可以比较大声的那方,因为他们花钱、他们想宣洩慾望,身下的女人就该乖乖闭上嘴专心服侍。如此的刻板印象与想法放在现代来看确实过时,导演廖崇杰试图从中翻转男女的权力位阶,更毫不掩饰的告诉观众,面对慾望,谁说只能是男人予取予求而女人只能百依百顺?在慾望之前谁都是卑微的、都是高傲的,他可以乖的是隻狗,她能霸气的成为给与的那位主人。(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男主角一狗一脸腼腆的面对被点名来陪他的33号女孩,无论33号如何主动他都僵直身体不敢动,他不敢诚实的面对自己对性的慾望,甚至中途还离开包厢去与自己勾勾缠的女孩谈判,争执的过程全被跟在后头离开的33号女孩听见,当电话挂断33号女孩拉上一狗带去无人的厕所完成未尽的事,众人皆醒不敢行动的他,只有在单独时才敢展露自己的本性,更在结束众人开车离开后,面对其他人的质问他一脸骄傲的好似是由他征服了33号女孩,然而心照不宣的是,从头到尾只有33号女孩积极主动的企图从一狗身上寻求满足,宣洩完后更要一狗之后来都要指名找她,在他与她的关係中最终是由她拿下了主导权,但一狗身为男人,当然不可能诚实吐露一切,于是他在车上面对众人逼问,只是嘴角微微上扬骄傲的吃着第一口槟榔,「我成为真正的男人」的意思明显,不过真相是怎样的只有他和33号女孩,以及坐在观众席上的观众才知道了。

桃园电影节-《一狗》、《蟾鸣》与《主管再见》剧情介绍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4张

2020 金穗奖一般作品组首奖、最佳导演、男演员|2020 台北电影奖最佳短片、摄影、声音设计奖入围|2020 桃园电影节台北奖入围—《蟾鸣》。

2020 桃园电影节10/09、10/14、10/18播映。

剧情简介:

乡下青年『阿肯』,平常在加油站上大夜班,漫漫长夜时常想起幼时无数大人们前往工厂上班,村落还生气勃勃的样子。

这一夜阿肯迎来许久不见的童年玩伴『长脚』,本应是重逢的喜悦,但却意外揭开阿肯记忆中不愿面对的真相。

桃园电影节-《一狗》、《蟾鸣》与《主管再见》剧情介绍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5张

「你为什么回来?」

「你为什么不出去?」

阿肯与长脚两人在加油站久别重逢的简短对话,其实就诉尽了乡村与都市越拉越远的距离,前往都市发展意气风发的长脚,与留在乡下加油站打工的阿肯,两人儿时共同经历了村子最蓬勃的时刻,然而当工厂发生爆炸意外,又或者随着时代变迁工厂一间一间的关闭之后,长脚选择离开家乡去到外地发展,阿肯则有着自己留在这里的原因。时间带走了村子的繁荣,却感觉上没有带走两个人的友情,但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知道,他们形影不离的关係早在工厂爆炸的那一天就变了。大环境整个在变,有很多人早已不在,被留下来的阿肯陷入过去的泥泞里,他彷彿只有身体长大,而他的心好像跟着爆炸消逝后就停止成长了,不停轮迴的场景与人与对话,似乎应证了这件事,每次的轮迴就多了些不同,阿肯是否能够慢慢接受这件事,还是依旧选择封闭自己,继续在荒凉的村子度日?

导演游瀚庭藉由《蟾鸣》点出了如自己、如阿肯这样的七年级生的矛盾挣扎与茫然无力,他们没跟上过去的工业繁荣,又跟不上未来的科技世界,卡在一个不上又不下的时间点,于是多少人便这样浑浑噩噩的游荡在现在,然后偶尔的被回忆漩涡翻搅,徬徨无助的寂寥感衬着昏黄的画面格外强烈。很喜欢导演游瀚庭设计过的影像,还有饰演男主角阿肯的杨杰宇的表演,那种和世界格格不入、只有自己存在于此的样子,和整部电影特别契合,留下馀韵可说是三部短片中最多的一部。

 

桃园电影节-《一狗》、《蟾鸣》与《主管再见》剧情介绍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6张

2020 金穗奖一般作品组最佳剧情短片优等奖、最佳整体演出|2020 台北电影奖最佳新演员|2020 桃园电影节台北奖入围—《主管再见》。

2020 桃园电影节10/09、10/14、10/18播映。

桃园电影节-《一狗》、《蟾鸣》与《主管再见》剧情介绍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7张

剧情简介:

跋扈又重义气的小霸王YAMAHA三进三出少观所,年幼的跟屁虫弟弟仔因为遭受家暴反而在少观所得到归属,沉默又神秘的菜鸟筌仔身上背负着重罪,三名少年在冬季的跨年夜里成为少年观护所内的室友。

想做老大的YAMAHA试图照顾身边所有人,三人在所里关係越来越要好、越来越适应,他却也发现大家越来越离不开监所的轮迴。

桃园电影节-《一狗》、《蟾鸣》与《主管再见》剧情介绍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8张

「不要说再见,要说保重!」

《主管再见》看似三部作品中最轻鬆愉快的,但实际上反而是里头最为沉重的一部。导演林亚佑的《主管再见》就像是一部小型社会缩影,儘管场景选在少年观护所,而主角群都是未成年的少年,然观众都能从其中感受到心照不宣的社会运作法则。多次进出少年观护所的主角YAMAHA,他讲话大声、桀傲不驯、总是带头闹事,却也往往最善于处理与他人、特别是辅导员的关係,就像是个经历不少历练变得圆滑、懂得看人脸色的小大人,在少观所他让自己像是个老大,唯有这样他才不会被人欺负、讲话才有人听,这当然同样也是他多次进出少观所得到的心得,不过真正能够这样让他气焰嚣张的原因,是他有位大哥在背后罩着他,「有事就找我大哥」、「我大哥会处理」等狂语令其他少年都又畏惧又景仰着YAMAHA,深怕一个不小心惹的老大不开心。

但事实上到底有没有这位「大哥」没人知道,从故事开始到结束他从未出现,一切都是我们从YAMAHA嘴里听见的,不过似乎光有名字也就够了,就足够让YAMAMA在少观所横着走。可是装终究只是个装字,当有如神明护体的大哥没有出现在重要的访视时间,他内心的焦虑与不安直接显露,不是烦躁只有他没人来探访,而是深怕大哥这个护身符失效。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本来跟在他屁股后头的跟班弟弟仔开庭后被当庭责付,诺大房间只剩他和向来话不多的筌仔,他对后来的筌仔一惯的先下马威再示好,不停的叮咛筌仔别人问话要有回应,从刚进来到他被移监,YAMAHA还是苦心叮咛,只是当不久后他从食堂的电视机听见遗憾的消息,心里好像有个什么跟着不见了...

《主管再见》拍出了社会不成文的运作法则,要想在这社会生存,要嘛是懂得如何做人,要嘛就是要有人罩,又或者是要掌握着权力,没人想去承认却又不得不无奈认同。而有趣的是,导演林亚佑企图撕下这层表象,应该说是卸下YAMAHA身上的伪装,让他意识到原来他根本就还不是大人,为什么要这样让自己提早体验大人的世界?早熟的模样固然令人心疼,可终究是他把自己活成那个样子,没了如亲人般的大哥,少了弟弟仔与后来结识的筌仔两位好友,YAMAHA再也伪装不了,他对只剩自己还待在少关所的恐惧,以及或许即将面对离开少关所后的未知徬徨,都映着他稚嫩的脸庞沉默而张扬着。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