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好的时光》:一醉解千愁?电影影评

深夜电影 (32) 2021-01-19 10:10:01

《醉好的时光》:一醉解千愁?电影影评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人类天生就欠缺0.05%的酒精。」

四个中年教师:马汀、彼得、汤米和尼可莱,事业停滞不前,学生上课总是兴趣缺缺。他们突发奇想,每天上课前小酌几杯,让自己放鬆也让教学更有趣。由于学生反应热烈,马汀等人食随之味,酒越喝越多,行径也越来越疯狂...

「我是不是变无趣了?」

谎言的烙印》导演 Thomas Vinterberg 新作《醉好的时光》,没有前作的低气压,影片情调幽默风趣。电影探讨中年焦虑。酒精麻醉思想,让马汀等人得以短暂挣脱生活中的规矩,重返青春般无忧无虑的心境。然而酒精带来的快乐只能短暂存在,为了抓住稍纵即逝的「活力感」,只好越喝越凶,最后有了上瘾的危机。

《醉好的时光》让我最有感的三场戏,一是四个大叔聚在一起喝酒听音乐,齐声讚叹音乐的美好,彷彿好久没能好好静下心来听首音乐,「享受」音乐;一是开始固定饮酒后,马汀说自己清醒时也很快乐,他说:「我好久没有感觉这么好了。」;一是马汀与妻儿一起去露营,妻子对丈夫变得热情感到讶异与惊喜,她有点感慨的说:「我想念我们...很久了...太久了。」

这三场戏不约而同点出相似的困境,马汀等人(包括妻子)最大的困境不是肉体的老化,而是精神的衰老,失去了对生活的「想像力」,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毫无激情的「活着」。另外,电影里无所不在的酒类饮料,诱惑着主角们再喝一点再喝一些。事实上,酒精并非恶魔,真正的魔鬼是选择活在麻痺人生中的自己,放任生活从有点问题、变得糟糕、变得无法挽回。如果无法看清这个真相,便会一再臣服在酒精的诱惑之下。(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唯有认清现实(坦然面对问题),才能像邱吉尔一样,把酒精饮料视为工具(饮酒不是要逃避而是嗜好),而非一头无法掌控的野兽。毕竟,喝茫了也只是麻痺人的感官,问题的真正根源并未被剷除,只是收藏在酒精的背后,假装看不见罢了。《醉好的时光》从一群青少年的环湖饮酒竞赛揭开电影序幕,又以环湖饮酒竞赛收尾,暗示依赖酒精(或其他物品)来逃避问题的不只是剧中的四个老师,而是从年轻世代便开始培养起的「习惯/恶习」......

话说,《醉好的时光》有让我想起黄信尧导演的《同学麦娜丝》,两部片的主角刚好都是中年大叔、都卡在不上不下的生活中、都为了改善现状而努力(但也都嚐到挫败)等。然而,《醉好的时光》没有《同学麦娜丝》的悲观,它最终收拾起自怜,不再逃避问题,勇敢地「跳」出下一步。

最后,一,丹麦一哥(Mads Mikkelsen )的演技精湛依旧,只是跳起舞来,实在看不惯,肢体动作有点僵硬;二,电影对脑波很弱的人很有影响力,看完《醉好的时光》,决定晚上要来好好喝几杯红酒,让自己茫一下!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