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克佛洛伊德:迷墙》+《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成长学习课

深夜电影 (38) 2021-01-17 14:37:13

《平克佛洛伊德:迷墙》+《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成长学习课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平克佛洛伊德:迷墙》:推倒每一座迫害人心的高墙。

「反正你只是墙上的一块砖头...」

我对平克佛洛伊德的音乐不熟,但亚伦帕克( Alan PARKER )导演的《平克佛洛伊德:迷墙》名气太大,还是趁影展期间补上。

平克佛洛伊德:迷墙》透过歌词与剪辑,让观众看见高墙的耸立与坚不可破,不同世代的人们轮番上演着不同战争,或许是世界大战、种族性别抗争、反对填鸭教育、沦为金钱奴隶、不明究理的偶像崇拜与狂热(法西斯主义的捲土重来)、与自我的徬徨、空虚、挫败的心不断对战等。电影里的男孩/艺人/军人,可以是不同角色也可以是同一个角色,演绎创伤与迫害如何在每个人心底留下伤口,蚕食灵魂,拖往无间地狱。要想改变「结果」,就得向独裁、威权、歧视宣战,即便它们是一堵又一堵坚固的高墙,也要往前衝撞。

平克佛洛伊德:迷墙》的剪辑突出、音乐与剧情穿插的编排巧妙、亚伦帕克导演很懂得用影像煽动(渲染)观众的情绪,即使不是平克佛洛伊德的歌迷,也会被音画给深深吸引住。影片融合音乐剧、MTV、戏剧、动画等元素,看得人眼花撩乱,尤其难忘剧中几场动画,各种变形与符号与暗示,看得人啧啧称奇,放在2020年的今日观赏也完全不显过时。

《平克佛洛伊德:迷墙》+《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成长学习课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2张

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我的父亲母亲我的爱。

英雄在他12岁那年,双亲因车祸身亡。如今已经40岁的他成了知名编剧,写出温柔感性的台词与剧本,但他与妻儿或同事间宫或同栋大楼的女邻居桂的互动,总是带有冷漠与距离。英雄觉得自己再无法对人与事产生感情,直到某天一时兴起回访儿时住过一段时间的浅草,竟然遇见去世多年的父亲与母亲......

大林宣彦导演的《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是我的金马重点片,影片改编自我超爱的山田太一原着小说。《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算是我的「罩门电影」。它讲遗憾,英雄的双亲因为车祸意外身亡,儿子从来没有机会好好跟父母道别,直到40岁那年夏天,老天爷给了他一份特殊的礼物,让他得以再次跟父母相处,重新学会爱人也学会告别。

同样的,英雄的双亲无法陪伴儿子长大,死去时心中也有放不下的遗憾吧。一个奇幻的夏天,让父亲可以陪儿子玩抛接球的游戏、一起喝瓶啤酒、教儿子打花牌等,而母亲可以再次照顾多年不见的儿子,跟他一起做冰淇淋,一起聊天、亲手为儿子做菜...

每一件人们眼中的平凡日常,都是生命给予的礼物,只是我们鲜少注意到它们的存在,直到失去了才会惊觉日常的意义。想来,英雄若是没有在12岁那年失去父母,也许他会像一般人一样,忙于自身的事业与家庭,渐渐与父母拉开距离。又或者英雄必须先经历一场「危机」才更明白同事间宫对他付出的关心与真情,或是学会放下心中的防备,不再用尖酸刻薄的视角看世界,才能体会楼下邻居桂的寂寞与悲伤。(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

「你爱上的究竟是谁?难道,不是我吗?」桂。

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也讲佔有慾,桂与英雄的父母从未见过面,但彼此间依然存有较劲。桂会嫉妒英雄常常半夜才回家,希望他不要一直跟「鬼父母」见面、英雄的父母则希望儿子可以花更多时间陪自己...事实上,抽离掉影片的奇幻设定,《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其实是很典型的婆媳战争故事,也是双亲面对孩子离家而产生的空巢焦虑故事。

文章前面提到《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是我的「罩门电影」,意思是这类电影很容易触动我的泪腺。《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光是英雄在多年后再次见到母亲一幕,我的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后来英雄在父母家作客,父母亲老是要他脱掉上衣的画面很有喜感,但那种努力让儿子放鬆,让他感受到自己与他们是「一家人」的心情,也让我心里一阵酸!当然啦,最后跟父母的道别戏,也是让人看的揪心不捨啊(彷彿再次失去了家人)!

最后,《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片中,英雄的电视剧选用了普契尼音乐作为插曲,它同时是英雄和桂的定情曲。凑巧的是,不久前重温了芭芭拉史翠珊主演的《越爱越美丽》,剧中也提及了普契尼的音乐,芭芭拉在电影里说:「最近我读了一篇文章,里面写道:”当我们坠入爱河,脑中就会出现普契尼的音乐”我喜欢这样,我认为这是因为他的音乐完整表达了我们对人生中的激情和浪漫之爱的渴望,当我们听着《波西米亚人》或是《杜兰朵》,或是读《咆哮山庄》或是观赏《北非谍影》时,我们的心中都有一点那样的爱。」这段话用来形容英雄和桂的爱情,也是同样适用的。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