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理学角度分析韩剧《Sweet Home》中的噬人怪物

深夜电影 (15) 2021-01-14 10:20:41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韩剧《Sweet Home》中的噬人怪物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Sweet Home》为 Netflix 推出的恐怖惊悚影集,剧情改编自金坎比、黄英璨两位作家的网路漫画。故事叙述了茧居族少年车贤秀,在发现了公寓内出现大量的怪物后,决定与邻居们一同保卫家园。该剧由曾执导《鬼怪》电视剧的李应福导演所拍摄,并请来了好莱坞特效团队形塑故事中「怪物」的样貌。《Sweet Home》在 Netflix 上架后,一举登上了全球排行榜第三位。
片中的背景设定提及,人类之所以会成为怪物,并不是因为外星生物袭击、病毒感染等原因,而是源于人自身的「欲望」导致。然而,欲望所谓何物?以下将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之。
欲望所谓何物──原欲作为一只怪物

电视剧中,「怪物」的生成是依靠人类不断喂养的欲望而产生,它们是欲望的具象化,是冲破理性层面后全然感性化的自我。在原作中,在男主角身体里的怪物曾对男主角说道:「我们把本来是身体主人的你们,全都关进用欲望编织的天堂里了⋯⋯我们是你们的灵魂。」

以心理学家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理论来说,怪物指的是人类无法抑制的原欲(Libido,又称力比多),是每个人心中最原始的欲望。佛洛伊德早期在提及原欲理论时,将此概念解释为「性驱动力」,而后荣格(Carl Gustav Jung)修正其说法,改为「对生命的驱动力」。

在剧中首次出现的怪物,是住在贤秀家隔壁的艺人练习生,因为工作的关係,女练习生必须忍受长时间的飢饿,最后因克制不住对食物的欲望而成为了食人的飢饿怪物。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中,女练习生即是为了满足「生理需求」的层次而成了怪物。相比于女练习生演变而来的飢饿怪物,在电视剧中出现的「蜘蛛怪物」,实际上在漫画里是只追求「生理及安全需求」的怪物。在原作中,当蜘蛛怪出现时,口中会喃喃念叨着:「我…要…活…下…去…」,读者得以猜测它应该是在怪物横行于社会后,为了生存而转化成为怪物型态。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韩剧《Sweet Home》中的噬人怪物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2张

除了低层次的需求外,男主角贤秀则是因为追求「自我实现的需求」而进化。他为了保护社区里的人们而成了手上长满尖刺的怪物。回顾于贤秀过往的生命中发生的遗憾,皆起因于「他无法守护身边的人所带来的亏欠」。像是为了保住父亲的职位,选择隐忍父亲公司里老板儿子的霸凌;又或是为了保护同学不被欺负,选择出手制止霸凌者的行为。但即使为身边人做了这么多,他的付出却未曾得到回报。

与原作不同的是,电视剧并未能深入刻画每个怪物所承载的内心欲望。比方来说,剧中出现的「黏液怪物」,它的存在是无害且善良的。漫画里交代了这只怪物的产生,是源于一位躲藏在衣柜里的小男孩,因为害怕被其他怪物发现而转变为让人难以察觉的「黏液怪物」。因此,它的欲望即是不被人所发现。此外,在地下室中休眠的「飞毛腿怪物」,在漫画里也有提及它的出身背景。「飞毛腿怪物」生前曾是一位田径选手,它的欲望便是希望自己的比赛成绩能够超越竞争对手。当它怪物化以后,也成了一只跑步飞快的怪物。

末日下的人性展现──以心理动力论(Psychodynamics)为分析

在论及末日的作品题材中,必然呈现的是,在浩劫之下的人性多样性。而绿之家的住民们在灾难来临时,也展现了不同的个人意志。在佛洛伊德的心理学理论中,将个人的精神层面分为「本我」(id)、「自我」(Ego)、「超我」(super-ego)。这三个心灵层次皆可以体现在不同的角色上。

首先,「本我」的形象出现在突然闯入绿之家的不法坏蛋上。这些非法闯入者,并不理会社会规范,在社区里随意杀戮。他们开着车冲撞进居民们的防御基地后,下车后第一件事便是手拿短刀刺进了无辜居民的身体里。其中两位坏蛋更戏谑地说道:「不要随便说要拿枪扫射,慢慢玩弄他们也很有趣啊。」另一位无法控制自我性欲的罪犯,更试图对女性实施性犯罪。这些犯罪团伙的现身,证实社会体制的脆弱性以及深层的人性之恶,在无法可管的末日情境中,更张狂地显露出来。而在《尸速列车2》中,同样也出现了团体结构相似的坏蛋团体,他们大都毫无道德,以实现自我目的性为导向。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韩剧《Sweet Home》中的噬人怪物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3张

在「自我」的实践上,则以社区里的领导者李恩赫为代表。他能够完美地把持社会规范与道德底线之间的界限。在团队中,负责制定社区的行动策略,为绿之家中的「大脑」。

李恩赫在剧中被刻划为一名典型的功利主义者(Utilitarianism),为了满足多数人的利益,他可以牺牲掉少部分人的权益。然而,即使他所做出的决策皆是以公共利益为导向,却经常陷入难解的道德难题。当急于外出寻找女儿的母亲恳求他打开公寓大门时,他会毫不留情地拒绝请求,只为了保障社区居民的全体安全,确保不会有任何怪物趁虚而入。儘管他的决策是出于对公共安全上的考量,却使他必须背负着冷酷无情的骂名。(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然而,在漫画中李恩赫的形象,实际上有着层次上的转变。在原作中初登场时,他是一名乐于助人的理想主义者(Idealist)。在怪物事件爆发后,立刻组织救援队在各楼层间进行营救。然而,当他在一次组织行动中,使一名队员无辜丧生后,李恩赫的态度才转为保守,利用正在「怪物化」的贤秀,完成多次的危险任务。

最后,「超我」的人物形象,以基督教徒郑载宪为代表。在一次抓捕怪物的行动中,在出发前,他虽然深知自己可能敌不过怪物的攻击,依旧慷慨赴死。当变成怪物的警卫先生试图伤害居民时,是手拿长刀的郑载宪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至于其他绿之家的住民们,则因为畏惧怪物藏身在围栏之后,怯弱得不敢上前。最终,他被变身成为怪物的警卫切下了手臂,而后为了保全大家的安全,选择与怪物一同葬身火海。在这脆弱、渺小的个体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身上存有的神性,即便自知不敌怪物的力量,仍愿意为他人献出自己的生命。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韩剧《Sweet Home》中的噬人怪物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4张

小结
Sweet Home》将怪物事件的发生背景设定为 2020 年,正同于在现实时空中与疫情作战的我们。在全球化的情境因疫情缘故而中断下,半封闭的社会型态将作为观众的我们与剧中的末日情节相互交会。正同于剧中的台词所言:「就连最深的黑暗,也是从最昏暗的光线中消失。」在《Sweet Home》中出现的噬人怪物,正是要让我们学习着如何与黑暗共处,并在黑暗之中找寻光亮。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