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响狂人》:带着烟硝味的交响曲

深夜电影 (16) 2021-01-14 10:00:55

《交响狂人》:带着烟硝味的交响曲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1张

这不只是一部电影,还镶嵌了不同的脉络,浓缩了戏里戏外的真实世界。在这里,国仇家恨、爱情、种族冲突、补偿心态,像是不断複製的轮迴;在这里,没有人是局外人,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两方阵营成为故事座标的两条轴线,他们无疑地继承千年以来的民族宿怨,形成一种剑拔弩张的紧张关係,构成了国族文化长久以来的敏感地带。

该如何找到可以战胜仇怨的药方,带领双方往和平的方面迈进,并且寻求两条垂直轴线共存的关係? 抚平伤痛的未竟之业要何以待续?一种大过于爱恨情仇的网络,共同点又是什么?

答案是音乐,这种具有包容力的抽象介质。追求和平,一直是犹太裔德国籍的导演托尔.扎哈维(Dror Zahavi)长期关注与努力的目标,他在 2008 年完成的首部电影《致我父亲》(For My Father)就是以探讨以、巴关係为题材,获得国际瞩目。扎哈维浸润于犹太与德国双重文化的洗礼,亲身面对多元而複杂的种族情结,与其依循週而复始的轮迴,不如藉由影像的呈现,透过银幕,能让那些环环相扣的点出现些许缝隙,让和平的曙光透进来。

交响狂人》无疑就是这个世代以巴冲突的千年历史缩影,既是个人的生命经验、也是群体的生存告白。
《交响狂人》:带着烟硝味的交响曲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2张

影片一开始,在摇晃的镜头前,一对各别来自以、巴的年轻情侣席拉(Shira , Eyan Pinkovitch 饰)与欧马(Omar, Mehdi Meskar 饰)正打算私奔,用手机录下他们与家人告别的影像,这或许也是导演藉由晃动而模糊的画面,道出让两人想要长相厮守的小确幸,竟是遥不可及的奢望,更令人马上联想到《西城故事》的悲剧结果。

随即,场景移至企业家(Bibiana Beglau 饰)与奥地利指挥家爱德华(Peter Simonischek 饰)的对话,希望藉由爱德华在音乐界的号召力,组织一个横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青年所组成的交响乐团。在此,相信德国积极地以资本主义力量进行的转型正义的意图,早已让观众了然于胸,深信唯有藉着帮助弱势团体与维护世界和平,才能让转型正义之路走得更稳、更远。但无疑地,这绝对是一项艰难的任务。

交响狂人》的故事是根据现任柏林歌剧院总监丹尼尔.巴伦波因(Daniel Barenboim, b.1942)在 1999 年与巴勒斯坦学者萨伊德(Edward Said, 1935-2003)共同创立「东西会议厅管弦乐团」(West-Eastern Divan Orchestra)的往事改编,而巴伦波因与「东西会议厅管弦乐团」就是爱德华与管絃乐团的原型。巴伦波因与萨伊德都具有宏观的国际视野,让音乐成为共同努力的目标,来消弭种族之间的藩篱,从他们的对谈录《并行与弔诡—当知识份子遇上音乐家》就可瞭解这两位大师级的人物在各自的领域都卓然有成,他们虽然来自彼此对立的民族阵营,但都拥有深厚的文化素养,对于人道关怀也有志一同,因此共同完成了这项创举,成就了一段历史上的佳话。
《交响狂人》:带着烟硝味的交响曲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3张

的确,如果真的要集结以、巴双方的优秀音乐人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及排除其他顾忌来参加甄选,正需要爱德华这样的「音乐界的保时捷」方能具有足够的号召力。而爱德华在甄选团员时,刻意让应试者隔着布幕演奏,让他看不见应试者的样貌,完全以「声」取人,证明音乐品质是他唯一的要求,也让一切的甄选过程公平、公正,试图让以、巴两国的人数能势均力敌。

很明显,以色列人由于有优渥的学习环境,因此音乐人才济济,而巴勒斯坦人则是在战火及催眠瓦斯的夹缝中,含泪苦练。从导演刻意将以色列的朗恩(Ron, Daniel Donskoy 饰)与巴勒斯坦的莱拉(Layla, Sabrina Amali 饰)练琴的情境两相对照,表现出环境造就了巴勒斯坦人「战斗民族」般的性格,把乐器当成武器,而以色列人也因长年养尊处优,养成一种不可一世的傲气,再加上以、巴两国势不两立的仇恨情结,在这个二十人的室内乐团水火不容的状况是可想而知的,战火一触即发。(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深夜故事(www.candyfist.com),作者清梦。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中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两败俱伤,也是导演要藉由电影表达的警世符号。从莱拉与欧马在通关时被刁难,更增加了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的仇恨,莱拉被选上乐团首席时,朗恩的愤怒与众人的不服,在排练时引发的口角,甚至肢体冲突中,导演的场面调度更表现了双方的矛盾,除了朗恩与莱拉在练琴时的对比,还有经常将画面一分为二,就像是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譬如在餐桌上、练团时的各据一方,爱德华在团员之间所画出的界线,在候机室的玻璃隔板等等,都代表了这些年轻人所承受的民族包袱,是沉重又无解的。这都是比音乐还複杂的难题。
《交响狂人》:带着烟硝味的交响曲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4张

和谐性,是处理音乐时所需要的平衡感。从与对方共用同一个谱架,试着拉奏同一个音符,同样的力度、弓法、音色、表情,互相聆听,彼此合作,共同完成一件事,就是一种声部之间的平衡感。音乐提供了这种和谐性,这就是超越语言的情感交流,这样的经验,正如萨伊德所说「有一组身份被另一组身份给盖过了。」
原文片名之所以称为 Crescendo,是音乐术语「渐强」的意思,因此所选择的乐曲也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现「渐强」:德佛札克《新世界交响曲》开头木管合奏的和絃,就是一个剧烈的「渐强」,韦瓦第小提琴协奏曲《冬季》从大提琴以二度音程不断地往上堆迭,是用声部的递增与音域的开展来表现「渐强」,最后在机场演奏的拉威尔《波烈露舞曲》,也是在自然音阶(diatonic scale)不断地迭加织度、拓宽音域,整首乐曲就是一个长约 15 分钟的「渐强」。
而这些「渐强」,也充满着矛盾,包含仇恨的心理与对和平的渴望,是一种与日俱增的情绪,这样的矛盾,在音乐里可以获得稍稍的缓解与暂时的安慰。渐强,也是用音符重建秩序,以不断增强、堆迭的力度燃起和平的圣火,伤痛更能萃炼出精彩的演奏。
《交响狂人》:带着烟硝味的交响曲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5张

疯狂,绝对是需要勇气的。这里的「交响狂人」并非单指爱德华,也包含了乐团中的每一位成员,尤其是席拉与欧马的相爱,注定是无法修成正果的悲剧。他们最后决定私奔,而欧马的车祸身亡,如同《西城故事》中男主角东尼 (Tony) 的牺牲,双方立场在拉扯之间,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了。但也如同在波烈露的节奏音型里,在最后五小节长号的大滑奏的「渐强」之中,出现一丝和平的曙光。

真实性及专业度,是《交响狂人》选角的着眼点,饰演爱德华的 Simonischek 毕业于奥地利格拉兹音乐艺术学院,饰演两位小提琴家的 Donskoy 与 Amali 皆有很好的小提琴演奏基础,而电影中的乐团团员同样也是如假包换的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人,因此戏里戏外都是带着矛盾情结,藉由音乐的感染与电影的折射,产生一种具有包容性的混龄沟通。
《交响狂人》:带着烟硝味的交响曲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6张

此外,鲜明的主题、剧本设计、剪接节奏、剧情营造、演技表现、选曲安排等等,都是经由缜密设计的,虽然这当中有些细节可能略有牵强之处,但或许是导演刻意想要藉由一次次尖锐的扣问、挖掘、对话,找到同理及共感,尝试达到和解,因此也是在合理情理的范围内。更值得一提的是,最后在机场的《波烈露舞曲》很明显是在向《战火浮生录》致敬,承担了历史延续下的处境,也传承了和平共存的冀望,让这充满烟硝味的世界里,找到拨云见日的希望。
全文剧照来自:海鹏影业
《交响狂人》:带着烟硝味的交响曲 (http://www.candyfist.com/) 深夜电影 第7张

THE END

发表评论